《黑暗森林》下部·黑暗森林·17

 

  两天后,罗辑参加了面壁计划恢复后的第一次听证会,他没有去处于北美洲地下的联台国总部,而是在新生活五村自己俭朴的居所中,通过视频连接参加了会议,会场画面就出现在房间里的那台普通电视机上。

  “面壁者罗辑,我们本来准备面对您的愤怒的。”委员会主席说。

  “我的心已是一堆燃烧过后的灰烬,没有愤怒的能力了。”罗辑靠在沙发上懒洋洋地说。

  主席点点头。“这是一种很好的状态,不过委员会认为您应该离开那个小地方,那里不应该成为太阳系防御战争的指挥中心之一。”

  “知道西柏坡吗?离这儿不远,那是一个更小的村庄,两个多世纪前,这个国家的创始人曾在那里指挥过全国的战争,那些战役的规模世界罕见。”

  主席又摇摇头,“看来,您仍然没有什么改变……那好吧,委员会尊重您的习惯和选择,您应该尽快开始工作了,您不会像那时一样,声称自己一直在工作中吧,”“我现在没有工作,因为工作的前提条件不存在:你们能够以恒星级功率向宇宙广播我的咒语吗?”

  亚洲舰队的代表说:“您知道这不可能,水滴对太阳的电波压制一直在持续,而且我们预期在两三年内也不会停止,而到那时,另外九个水滴也到达太阳系了。”

  “那我什么也做不了。”

  主席说:“不,面壁者罗辑,您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没有做:对联合国和舰队联席会议公布咒语的秘密,您是如何通过它摧毁一颗恒星的?”

  “这不可能。”

  “如果是作为您的爱妻和孩子苏醒的条件呢?”

  “这么卑鄙的话你居然也能在这里说出来。”

  “这是秘密会议。再说,面壁计划这种事,本来也是不能被现代社会所容忍的。既然面壁计划已经恢复,那么两个世纪前联合国面壁计划委员会所做出的决议仍然有效,而按照当时的决议,庄颜和你们的孩子应该在末日之战时苏醒。”

  “刚刚发生的不是末日之战吗?”

  “两个国际都不这么认为,毕竟三体主力舰队还没有到达。”

  “我保守咒语的秘密是在尽面壁者的责任,否则,人类将丧失最后的希望,虽然现在看来这希望已经不存在了。”

  在会议后的几天里,罗辑闭门不出,整天借酒浇愁,大部分时间都处于醉态中。偶尔人们看到他出门,衣冠不整,胡子老长,像个流浪汉。

  第二次面壁计划听证会召开,罗辑仍在他的居所参加会议。

  “面壁者罗辑,您的状态看起来很让我们担心。”主席在视频中见到蓬头垢面的罗辑时说,他移动罗辑房间中的摄像头,让与会代表们看到散落一地的酒瓶。

  “即使为了自己恢复正常的精神状态,您也应该工作。”欧联代表说。

  “你们知道怎样才能使我恢复正常。”

  “关于您妻子和孩子苏醒这件事,其实没有那么重要。”主席说,“我们不想借此控制您,也知道控制不了您,但有以前委员会的决议,所以解决这个问题还是有一定难度的,至少,要有一定条件的。”

  “我已经拒绝了你们的条件。”

  “不不,罗辑博士,条件变了。”

  主席的话让罗辑的眼睛亮了起来,并在沙发上坐正了,“现在的条件是?”

  “很简单,不能再简单了:您必须做一些事情。”

  “只要不能向宇宙发出咒语,我就什么都做不了。”

  “您必须想出一些事情来做。”

  “就是说,没有意义的也行?”

  “只要在公众看来有意义就行,在他们眼中,您现在是宇宙公正力量的代言人,或者是上帝派到人间的正义天使,您这样的身份至少能够起到稳定局势的作用。可如果您长时闻什么都不做,那就会失去公众的信仰。”

  “用这种方式取得稳定很危险,后患无穷。”

  “但目前我们需要世界局势的稳定,九个水滴即将在三年后到达太阳系,我们必须做好应对的准备。”

  “我真的不想浪费资源。”

  “如果是这样,可以由委员会为您提供一个任务,一个不浪费资源的任务。下面请舰队联席会议主席为您介绍。”主席说着,对也是通过视频参加会议的舰队联席会议主席示意了一下,后者显然正在一座太空建筑中,群星正在从他身后宽大的窗户外缓缓划过。

  舰队联席会议主席说:“九个水滴到达太阳系的时间,只是根据它们在四年前通过最后一片星际尘埃时的速度和加速度估算的,这九个水滴同已经到达太阳系的一号水滴不同,它们的发动机在启动时不发光,也不发出任何可供定位的高频电磁辐射,这很可能是在一号水滴被人类成功跟踪后它们做出的自我调整。在外太空中搜寻和跟踪这样小的不发光物体是很难的,现在我们失去了它们的踪迹,我们不知道它们到达太阳系的时间,甚至它们到达后我们都无法觉察到。”

  “那我能做什么呢?”罗辑问。

  “我们希望您能领导雪地工程。”

  “那是什么?”

  “用恒星型氢弹和海王星的油膜物质制造太空尘埃云,以便在水滴穿过时显示其踪迹。”

  “开什么玩笑,要知道,我对太空中的事并不完全是外行。”

  “您曾经是一名天文学家,这也使您更有资格领导这项工程。”

  “上次制造尘埃云跟踪成功,是因为知道目标的大致轨道,现在可什么都不知道……如果那九个水滴能在不发光的情况下加速和变轨。它们甚至可能从太阳系的另一侧进入!这尘埃云该在哪儿造?”

  “在所有方向上。”

  “您是说制造一个尘埃球把太阳系包住?要是那样,您可真的是被上帝派来的。”

  “尘埃球不可能,但能够制造一个尘埃环,在黄道面上(1),处于木星和小行星带之间。”

  ①地球围绕太阳运行的平面。

  “可如果那些水滴从黄道面外进入呢?”

  “那就没有办法了。但从宇航动力学角度看,水滴编队要接触太阳系各个行星,最大的可能就是从黄道面内进入,一号水滴就是,这样尘埃就能捕捉到它们的尾迹,只要捕捉到一次,太阳系内的光学跟踪系统就能锁定它们。”

  “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们至少知道水滴编队进入了太阳系,它们可能攻击太空中的民用目标,那时就需要召回所有飞船,或至少是水滴航向上的飞船,并把太空城中的所有居民撤回地球,这些目标太脆弱了。”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面壁计划委员会主席说,“要为可能撤向太空深处的飞船确定安全的航线。”

  “撤向太空深处?我们不是在谈逃亡主义吧。”

  “如果你非要用这个名称也可以。”

  “那为什么不现在就开始逃亡呢?”

  “现在的政治条件还不允许,但在水滴编队逼近地球时,有限规模的逃亡也许能够被国际社会所接受……“当然这只是一种可能,但联合国和舰队必须现在就为此作好准备。”

  “明白了。可雪地工程并不需要我啊?”

  “需要,即使只造一个木星轨道内的尘埃环,也是一项浩大的工程,要部署近万颗恒星型氢弹,需要上千万吨油膜物质,这要组建一个庞大的太空船队。如果在三年内完成工程,就必须借助您目前的地位和威信,来对两个国际的资源进行组织和协调。”

  “如果我答应承担这项使命,什么时候能够苏醒她们?”

  “等工程全面启动就可以,我说过这不是什么重要问题。”

  但雪地工程从来未能全面启动。

  两个国际对雪地工程不感兴趣,公众们期待面壁者提出救世战略,而不是一个仅仅能够告知敌人到达的计划,况且他们知道,这不是面壁者的想法,只是联合国和舰队联席会议借他的权威推行的一个计划而巳。而且,与联合国预料的不同,随着水滴编队的逼近,逃亡主义在公众眼中变得更邪恶了。全面启动雪地计划将导致整个太空经济的停滞,因而也会带来地球和舰队经济的全面衰退,两个国际都不愿为此计划付出这样的代价。所以,无论是前往海王星开采油膜物质的太空船队的组建,还是恒星型氢弹的制造(雷迪亚兹的计划所遗留下来的五千多枝氢弹中,在两个世纪后只有不到一千枚还能使用,对于雪地工程而言数量远远不够),都进展迟缓。

  罗辑倒是全身心地投入了雪地工程。最初,联合国和舰队联席会议只是想借助他的威信调集工程所需的资源。但罗辑完全把自己陷入工程的细节之中,废寝忘食地同技术委员会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们搅在一起,对工程提出了许多自己的设想,例如他提出在每颗核弹上安装小型星际离子发动机,使其能够在轨道上有一定的机动能力,这样可以按照需要及时调整不同区域尘埃云的密度,更重要的是,可以把氢弹作为直接的攻击武器,他把这称为太空地雷。他认为,尽管已经证明恒星型氢弹不可能摧毁水滴,但从长远考虑,却可能用于攻击三体飞船,因为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敌人的飞船也是用强互作用力材料制造的。他还亲自确定了每一颗氢弹在太阳轨道上的部署位置。虽然从现代技术观点看来,罗辑的设想有许多都充满了二十一世纪的幼稚和无知,但由于他的威望和面壁者的权力,这些意见还是大部分被采纳了。罗辑把雪地工程当做一种逃避的方式,他知道要想逃避现实,最好的方式就是深深介入现实之中。

  但罗辑对雪地工程越是投入,世界就对他越是失望。人们知道,他投身于这个没有多大意义的工程只是为了尽快见到自己的爱人和孩子,而世界所盼望的救世计划一直没有出现,罗辑多次对媒体声称,如果不能以恒星级功率发出咒语,他对一切都无能为力。

  雪地工程进行了一年半后陷入停顿,这时,从海王星只采集到一百五十万吨的油膜物质,加上原来雾伞计划中采集的六十万吨,距工程所需的数量相差甚远。

  最后,只在距太阳两个天文单位的轨道上部署了一千六百一十四颗包裹油膜物质的恒星级氢弹,不到计划数量的五分之一。这些油膜氢弹如果引爆,无法形成连续的尘埃云带,只能形成许多围绕太阳的相互独立的尘埃云团,所能起到的预警作用大打折扣。

  这是一个失望和希望来得一样快的时代,在焦虑地等待了一年半后,公众对面壁者罗辑失去了耐心和信心。

  在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大会上——这个会议上一次引起世界关注是在2066年,那次年会上冥王星被取消行星的资格——有许多天文学家和天体物理学家认为,187J3X1恒星的爆炸只是一次偶然事件。罗辑作为一名天文学者,很可能在二十一世纪就发现了该恒星爆发的某些迹象。尽管这种说法有很多漏洞,但还是被越来越多的人相信,这加速了罗辑地位的衰落。他在公众眼中的形象由一个救世主渐渐变成普通人,然后变成大骗子。目前,罗辑还拥有联合国授予的面壁者身份,面壁法案也仍然有效,但他已经没有什么实际权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