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森林》中部·咒语·12

 

  电视上正在播出天梯三号试运行的实况,在五年前同时开始建造的三部太空电梯中,天梯一号和二号已经在年初投入正式运行,所以天梯三号的试运行没有引起前面那么大的轰动。目前,所有的太空电梯都只铺设了一条初级导轨,与设计中的四条导轨相比,运载能力小许多,但与化学火箭时代已不可同日而语,如果不考虑天梯的建造费用,现在进入太空的成本已经大大低于民航飞机了。于是,在地球的夜空中,移动的星星目益增多,那是人类在太空轨道上的大型建筑物。

  天梯三号是唯一一部基点在海上的太空电梯,它的基点是在太平洋赤道上的一座人工浮岛,浮岛可以借助自身的核动力在海上航行,因此可以报据需要沿着赤道改变太空电梯的位置。浮岛是凡尔纳笔下机器岛的现实版,所以被命名为“凡尔纳岛”。从现在的电视画面上根本看不到海,只有一座被钢铁城市围绕着的金字塔形基座,基座的顶端就是即将升空的圆柱形运载舱。从这个距离是看不到向太空延伸的导轨的,它只有六十厘米宽,但有时可以看到夕阳在导轨上反射的弧光。

  看电视的是三位老人:张援朝和他的两个老邻居杨晋文和苗福全,他们都巳年过七十,虽说不上老态龙钟,也都是真正的老人了,回忆过去和展望未来对他们而言都是一种负担,而对现实他们又无能为力,唯一的选择就是什么都不想地在这非常岁月里安度晚年了。

  这时,张援朝的儿子张卫明领着孙子张延走进家门,他拿出一个纸袋说:“爸,我把你们的粮卡和第一批粮票领回来了。”张卫明说着,首先从纸袋中把一摞粮票拿出来,递给父亲。

  “哦,和那时的一样埃”杨晋文在旁边看着说。

  “回来了,又回来了。”张援朝接过粮票感慨地自语道。

  “这是钱吗?”小延延看着那摞花花绿绿的小纸片说。

  张援朝对孙子说:“不是钱,孩子,但以后买定量以外的粮食,像面包蛋糕什么的,还有去饭店吃饭,都得拿它和钱一起花才行。”

  “这个和那时可不一样了,”张卫明拿出一张IC卡,“这是粮食定量卡。”

  “定量都是多少啊?”

  “我是21.5公斤,也就是43斤,晓虹和你们都是37斤,延延21斤。”

  “和那时差不多。”老张说。

  “一个月这么多应该够的。”杨晋文说。

  张卫明摇摇头说,“杨老师啊,您可是那时过来的人,都忘了?现在倒是够,可很快副食就少了,买菜买肉都要号票,这点粮食还真不够吃呢!”

  “没那么严重,”苗福全摆摆手说,“这日子我们几十年前就过过,饿不着的,别说了,看电视。”

  “唉,可能马上要用工业券(1)了。”张援朝说着,把粮票和定量卡扔到桌子上,转向电视。①国内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购买大件电器等商品所用的凭证。

  屏幕上,那个圆柱形运载舱从基座升起,飞快加速,消失在黄昏的天空中,由于看不到导轨,它好像是自己飞升而上的。运载舱的最高速度能达到每小时500公里,即使这样,到达太空电梯的同步轨道终点站也需68小时。镜头转换到安装在运载舱底部的摄像机撮下的画面,60厘米宽的导轨占据了画面相当大的一部分,由于表面光滑,几乎看不出运动,只有导轨上转瞬即逝的标度才显示出摄像机上升的速度。导轨在向下延伸中很快变细消失,但在它所指的遥远下方,“凡尔纳岛”呈现出完整的轮廓,仿佛是被吊在导轨下端的一个大盘子。

  杨晋文想起了什么,“我给你们俩看一件稀罕东西。”他说着站起身,迈着已经不太利落的步子走出去。可能是回了趟自家,他很快又回来了,把一片烟盒大小的薄片放在桌子上。张援朝拿起来看了看,那东西呈灰色,半透明,分量很轻,像手指甲盖。“这就是建造天梯的材料!”老杨说。

  “好啊,你儿子竟然偷拿公家的战略物资。”苗福全指着薄片说。

  “剩下的边角料而已,据他说,建造天梯时这东西成千上万吨地向太空发射,在那里做成导轨后再从轨道上垂下来……马上,太空旅行就平民化了,我还托儿子联系了一桩这方面的业务。”

  “你想上太空?”老张吃惊地问。

  “那也没什么了不起,听说上升时根本不超重,就像坐一趟长途卧铺车似的。”苗福全不以为然地说,由于已多年不能经营煤矿,他早已成了破落户,别墅四年前就卖了,这儿是唯一的住处;而杨晋文由于有一个在太空电梯工程中工作的儿子,家里条件一跃成为他们三家中最好的,有时很让老苗妒忌。

  “不是我上太空。”杨晋文说着抬头看看,看到卫明已经领着孩子到另一个房间去了,才接着说,“是我的骨灰上太空,我说,你们老哥俩不忌讳说这个吧。”

  “有啥忌讳的,不过你把骨灰整上去干什么?”张援朝问。

  “你们知道,天梯的尽头有电磁发射器,到时候骨灰盒能发射到第三宇宙速度,飞出太阳系,这叫宇宙葬,知道了吧……我死了后可不想待在外星人占领的地球上,这也算是逃亡主义吧。”

  “要是外星人被打败了呢?”

  “几乎不可能,不过要真是那样我也没有什么损失,漫游宇宙嘛!”

  张援朝连连摇头:“你这都是知识分子的怪念头,没什么意思。落叶归根,我还是埋在地球的黄土里吧。”

  “你就不怕三体人挖了你的坟?”

  听到这话,一直没吱声的苗福全似乎兴奋起来,他示意另外两人靠近些,好像怕智子听到似的压低声音说:“你们别说,我还真想到了这点:我在山西有好几处挖空了的矿……”“你想葬在那儿?”

  “不不,那都是小窑矿,能有多深?但有几处与国有大矿挖通了,沿着他们的废巷道一直可以下到地下四百多米,够深了吧?然后把井壁炸塌,我就不信三体人能挖到那儿。”

  “嗨,地球人都能挖到那儿,三体人就不能,沿着墓碑向下挖不就行了。”

  苗福全看着张援朝哑然失笑:“你,老张,傻了不是?”看着老张茫然的样儿,他指指杨晋文,后者对他们的谈话已经没有兴趣,在继续看电视转播,“让有学问的告诉你。”

  杨晋文对着电视嘿嘿一笑说:“老张你要墓碑干吗?墓碑是给人看的,那时已经没有人了。”

  张援朝呆呆地沉默了好一会儿,终于长叹一声:“是啊是啊,没有人了,什么都是空的了。”

  在去一号核聚变实验基地的路上,章北海的车一直行驶在厚厚的雪中,但在接近基地时地上的雪全化了,路变得十分泥泞,本来寒冷的空气变得温暖而潮湿,有一种春天的气息。章北海看到,在路边的山坡上,一丛丛桃花在这严冬季节不合时令地开放了。他驱车向前方山谷里的那幢白色建筑驶去,基地主体位于地下,这幢建筑物只是入口。就在这时,他注意到路边山坡中有一个人在摘桃花,细看发现此人正是自己要找的人,于是把车停下来。

  “丁博士!”他对那人喊道。当丁仪章着一大把桃花走到车前时,他笑着问,“这花是送给谁的?”

  “这是核聚变的热量催开的花,当然是送给我自己的。”在鲜艳花朵的衬托下,丁仪显得满面春风,显然还沉浸在刚刚实现的技术突破带来的兴奋中。

  “这么多的热量就这么扩散,太浪费了。”章北海走下车,摘下墨镜,打量着这片小小的春天,在这里呼吸时没有白汽,他的脚底甚至都能感受到地面的温热。

  “没有钱也没有时间建一个发电厂,不过也没什么,从今以后,能源在地球上不是什么需要节约的东西了。”

  章北海指着丁仪手中的花束说:“丁博士,我真希望有些事情能让你分分心,使这个突破晚些实现。”

  “没有我突破得更快,基地有上千名研究人员,我只是指出了正确的方向。

  我早就感觉到托卡马克方式是一条死路,方向对了,突破肯定会产生。至于我,是搞理论的,不懂实验又瞎指挥,可能还拖延了研究进度。”

  “你们能不能推迟一下成果发布的时间,这话我是认真的,也是非正式转达了太空军司令部的意思。”

  “怎么可能昵?对三个研究工程的进展,新闻媒体一直在追踪报道。”

  章北海点点头,叹口气说:“那就很糟糕了。”

  “我知道一些原因,不过你还是说说为什么吧。”

  “可控核聚变技术一旦实现,马上就要开始太空飞船的研究了。博士,你知道,目前有两大方向——工质推进飞船和工介质的辐射驱动飞船,围绕着这两个研究方向,形成了对立的两大派别:航天系统主张研究工质推进飞船,而太空军则力推辐射驱动飞船。这种研究要耗费巨大的资源,在两个方向不可能平均力量同时进行,只能以其中一个方向为主。”

  丁仪说:“我和核聚变系统的人都赞成辐射驱动,从我而言,感觉这是唯一能进行恒星际宇宙远航的方案。当然得承认,航天系统也有道理,工质推进飞船实际上就是化学火箭的变种,不过是以核聚变为能源而已,在研究前景上要保险些。”

  “可在未来的星际战争中不保险!就像你说的,工质推进飞船不过是个大火箭,要用超过三分之二的运载能力运载推进工质,且工质消耗很快,这种飞船只能以行星基地为依托,在太阳系内航行,这样做,是在重复甲午战争的悲剧,太阳系就是威海卫!”

  “这个类比很深刻。”丁仪冲着章北海举举手中的花。

  “这是事实,海军的最前沿应该是敌人的港口,我们当然做不到这一点,但防卫前沿至少应前推至奥尔特星云,并且要保证舰队在太阳系外的广阔空间有足够的迂回能力,这是太空军的战略基矗”丁仪说:“其实航天系统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主张工质飞船的是那些从化学火箭时代过来的老航天们,但其他学科的力量也在进入航天界,比如我们核聚变系统的,他们大都主张辐射飞船。这两种力鼍目前已经势均力敌,打破平衡的就是那三四个处于关键位置的人,他们的意见决定最终的规划方案,真的,就那么三四个人,可惜都是老航天。”

  “这是总体战略中最关键的一步决策,如果这一步走错,太空舰队就要在一个错误的基础上进行建设,有可能浪费一两个世纪的时间,到时再转向怕也没机会了。”

  “这你我都没有办法。”

  同丁仪吃过午饭后,章北海离开了核聚变基地。车开出不久,潮湿的地面就变成了皑皑的白雪,在阳光中泛出一片白光,空气温度急剧降低,章北海的内心也迅速冷静下来。

  他绝对需要能够进行恒星际远航的飞船,如果其他的路都走不通,那剩下的一条,不管多么险恶,也是必须走的了。

  章北海走进了位于胡同深处四台院中的陨石收藏者的家,看到这间光线黯淡的老宅像一个小型的地质博物馆,四壁都立着玻璃柜子,里面很专业的灯光照着一块块貌不惊人的石头。主人正在一张工作台上用放大镜仔细看着一块小石头,见到来客便很热情地打招呼。这人五十开外的样子,面色和精神都很好,章北海一眼就看出他属于那样一类幸运的人,有自己钟爱的小世界,不管大世界怎样变化都能沉浸其中自得其乐。在老宅所特有的那种陈旧气息中,章北海意识到在自己和同志们为人类的生存而战时,大部分人仍然执著于自己固有的生活,这让他心里感到温暖和踏实。

  太空电梯的建成和可控核聚变技术的突破,对世界是两个巨大的鼓舞,也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失败主义情绪。但冷静的领导者们知道,这一切仅仅是开始,如果把太空舰队的建设与海洋舰队相类比的话,人类现在也只是拿着工具刚刚来到海岸边,连造船的船坞都还没有搭建起来。除了太空飞船本体的建设,星战武器和飞船循环生态系统的研究,以及太空港口的建设。都将面临着人类从未面对过的技术深渊,这一切,仅在技术上完成准备,可能就需要一个世纪的时间。除令人望而生畏的技术深渊外,人类社会还将面临另一个严峻的考验:太空防御系统的建设将消耗超量的资源,这种消耗很可能使人类的生活水平倒退一个世纪。

  所以,对人类精神的最大挑战还在未来。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上级决定开始实施太空军政工干部增援未来计划,章北海作为计划的最初提出者,被选定为第一批增援未来特遣队的指挥官。他在接到任命后提出,在进入冬眠前,应该让所有特遭队军官至少在太空中实习和工怍一年时间。这是对他们未来在太空军中的工作必需的准备。“上级不希望我们在那时成为不能出海的舰队政委吧?”他这样对常伟思说。这个请示很快得到了批准,一个月后,他将和第一支特遣队的三十名同志进入太空。

  “您是军人吧。”收藏者端茶时间道。得到对方肯定的点头后,他说,“现在的军人已经不太像军人了,但您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您也曾经是军人。”章北海说。

  “好眼力,我大半辈子都是在总参测绘局服役。”

  “怎么会对陨石感兴趣呢?”章北海赞赏地打量着这丰富的收藏问道。

  “十多年前,我随考察队穿越南极大陆,任务就是负责在雪下面找陨石,以后就迷上了这东西。它们来自尘世之外,遥远的太空,当然是很有魅力了,我每拿到一块陨石,就像去了一个新的外星世界一样。”

  章北海笑着摇摇头,“这只是您的感觉而已,地球就是由星际物质汇聚形成的,所以地球就是一块大陨石,我们脚下的石头都是陨石,我手里的茶杯也是陨石。而且,据说地球上的水是由彗星带来的,所以……”他说着举举茶杯,“这茶杯里面盛的也是陨石,您这些东西应该是不稀罕的。”

  收藏者指点着章北海笑了起来:“呵呵呵,你很精明,已经开始砍价了……不过我还是相信自个儿的感觉。”

  收藏者说着,迫不及待地拉章北海欣赏自己的藏品,他甚至打开保险柜展示自己的镇宅之宝:一块来自火星的无球粒陨石,指甲大校他让章北海在显微镜下观看陨石表面那些小圆坑,说它们有可能是微生物的化石。

  “五年前,黑格(1)想以黄金价格的一千倍买它,我都没答应。”

  ①罗伯特.黑格,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教授,是全世界最权威的陨石收藏家。从二十三岁起开始收集陨石,拥有的陨石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私人陨石收藏。

  “这些有多少是您自己亲自采集的?”章北海指指周围的藏品问。

  “只占很小一部分,大部分是民间购买和圈子里交流来的……说说看,您需要什么样的?”

  “不需要很贵重的,但要比重大,在冲击下不易破碎,易加工。”

  “明白了,要雕刻是吧。”

  章北海点点头,“算是吧,最好能用车床加工。”

  “那就是铁陨石了。”收藏者说着打开玻璃柜,拿出了核桃大的一块暗色的石头,“这个就是,主要是由铁和镍组成,还有钴、磷、硅、硫、铜等等,要说比重,它可真大,每立方厘米八克多,加工起来很容易,金属性很强,车床加工没问题。”

  “很好,就是小了点儿。”

  收藏者又拿出一块,苹果大校

  “有再大些的吗?”

  收藏者看看章北海说:“这东西的价格可不是论斤称的,大的很贵。”

  “那么,这样大小的要三块有吗?”

  收藏者拿出了三块大小差不多的铁陨石,开始为要价做铺垫:“铁陨石数量不多,只占陨石总数的百分之五,而且这三块成色都很好。您看,这一块是八面石,这块是富镍角砾斑杂岩,看这上面的交错条纹,这叫韦氏条纹;这种平行的叫牛曼条纹;这块含有锥纹石,这块有镍纹石,这可都是地球上没有的矿物。这一块是我在沙漠中采集到的,用金属探测器找,简直是大海捞针。那一次车陷到沙里,把传动轴顶断了,差点丢了命。”

  “你出个价吧。”

  “这样大小和档次的陨石,国际市场上的价格大概是每克二十美元,这样吧,每块六万,三块十八万,怎么样?”

  章北海拿出手机说:“给个账号吧,我现在就付款。”

  收藏者半天没吱声,章北海抬头看看,见他有些尴尬地笑着:“呵呵,其实,我是准备你还价的。”

  “不,我接受。”

  “你看,现在毕竟太空航行平民化了,虽然目前上太空中搞陨石还不如地球上方便,但市场上的价格毕竟跌了些,这些嘛,也就值章北海很坚决地打断了他:“不,就这个价,就算表示我对要送的人的尊重吧。”

  从收藏者家中出来后,章北海带着陨石来到了一个模型制作车间。这个车间位于太空军所属的一个研究所内,这时已经下班,周围空无一人,这里有一台最先进的数控机床。他首先把三块陨石在机床上按照一定的直径切割成许多根铅笔粗细的圆柱体,然后又按照一定的长度把这些圆柱体切成小段。他很小心地操作,尽量减少原料的浪费,最后得到了三十六个小圆柱形的陨石。这一切做完后,他小心地把切割的陨石碎屑收集起来,把机床上那把为加工石材选用的特别刀具拆下,才起身走出车间。

  剩下的工作,章北海是在一个隐蔽的地下室中完成的,他面前的小桌上,放着三十六发7.62毫米口径的手枪子弹。他用钳子依次把这些子弹的弹头取下来。

  如果是以前的铜壳子弹。这件事会很费力,有时还要用螵栓松动剂才行,但两年前全军换装的制式枪支均使用无壳子弹,弹头是直接粘在发射药上的,取下来很容易。接着,他用特殊胶合剂把每支发射药上都粘上一个陨石段,这样就做成了三十六颗陨石子弹。所用的胶粘剂原是用于修补太空舱表皮的,能够保证在太空剧烈的冷热交替环境中不失效。

  章北海把四发陨石子弹压进弹夹,然后把弹夹推入一支2010制式手枪中,对着墙角的一个布包开了枪,在地下室狭小的空间中。枪声像爆炸般震耳欲聋,硝烟昧很浓。

  章北海仔细审视着布包上的五个弹洞,看到弹洞很小,说明陨石在发射中没有破碎。他打开布包,取出了裹在里面的一大块生牛肉,他用刀子小心地取出射入牛肉中的陨石,看到那四段陨石圆柱都已破碎,成了他掌心中的一小堆碎石,基本上看不出加工的痕迹,这结果令他很满意。

  那块包牛肉的布,是制作航天服的材料,为了使模拟更接近真实,布做成了夹层,在其中放置了保温海绵和塑胶管道等物。

  章北海把剩下的三十二发陨石子弹小心地收起来,走出地下室,去做进入太空的准备。

  章北海悬浮在距黄河空间站五公里的太空中,这个车轮形状的空间站是太空电梯的一部分,位于电梯终点上方三百公里处,是作为电梯的平衡配重物建造的(1),是目前太空中规模最大的人造物体,其中可以常驻上千人。

  ①太空电梯实是一颗运行于地球同步轨道的人造卫星,为了在运行中取得平衡,需要在轨道的外侧加上与电梯同等的重。

  以太空电梯为圆心,在半径五百公里的范围内还有其他太空的设施,规模都比黄河站小许多,它们零星地散落着,像美国西部开发初期大草原上的游牧帐篷,这是人类大规模进入太空的前奏。其中刚刚开始建造的太空船坞是规模最大的,其体积可能是黄河站的十倍,但目前只搭起了一个施工框架,像一架巨兽的骨骼;在距章北海八十公里的远处,有一个独立的空间站,规模只有黄河站的五分之一,那是太空军在同步轨道上建立的第一个基地,章北海就是从那里飞来的。现在,他已经同增援未来第一特遣队的其他成员在那里生活和工作了三个月,其间只返回过地面一次。

  在一号基地中,章北海一直在等待机会,现在机会出现了:航天系统在黄河站召开一次高层工作会议,他要消灭的三个目标都是与会者。黄河空间站投入使用后,航天系统的许多会议都在其中召开,好像是要弥补以前从事航天事业的人大都没机会进入太空的遗憾。

  在从一号基地飞出前,章北海把航天服上的定位单元留在了基地中自己的舱室内,这样,一号基地的监测系统不会知道他已经离开基地,他的这次外出不会留下任何记录。用航天服上的小型喷射推进器,他在太空飞行了十公里,来到了这个早已选定的位置,静静地等待着。

  章北海知道,现在会议已经结束,他在等待着全体与会者出来照像。

  这是一个惯例,与会者都要到太空中拍合影。一般来说,拍照应该是逆着阳光的,因为这样才能把作为背景的空间站拍清楚,在拍照时,合影的每个人需要把航天头盔面罩调成透明的,以便从面罩中露出脸来,这时如果太阳在正空,强烈的阳光会使人睁不开眼,同时也会使头盔内部很快就热得难受,所以,拍合影的时间最好是在太阳从地球边缘升起或落下的时刻。在同步轨道上,日出和日落也是每二十四小时各一次,只是夜的时间很短,章北海现在在等着日落。

  他知道,黄河站的监测系统肯定能检测到自己的存在,但这不会引起任何注意。在这片太空开发的起源地,散落着大量的建设材料,包括待用的和废弃的,还有更多的垃圾,这些飘浮物中,有很多大小与人体相当。另外,太空电梯与周围太空设施的关系就像大城市与周围的村庄,后者的供给完全来自前者,两者间有着繁忙的交通。随着对太空环境的适应,人们渐渐习惯了只身穿行于太空中,这时,航天服就像太空自行车,喷射推进器可以使它的时速达到五百公里,在电梯周围几百公里范围内是最方便的交通工具,现在,几乎每时每刻都有人穿着航天服在电梯和周围的空间站之间飞行。

  但此时,在章北海的感觉中,周围的太空是十分空旷的,除了地球——在同步轨道上已经可以看到完整的球形——和将要在其边缘落下的太阳,其他的方向都是漆黑的深渊,无数星星似乎只是闪亮的尘埃,改变不了宇宙的空虚。他知道,航天服中的生命维持系统只能维持十二个小时,这之前,他必须回到八十公里外的一号基地中去,虽然现在它看上去只是远方太空深渊上一个几乎没有形状的点。而一号基地本身,如果离开了太空电梯这条脐带,也生存不了太长的时间。

  但此时,他飘浮在这广大的虚空中,在感觉上已经斩断了与下面那个蓝色世界的联系,感觉自己就是宇宙中的一个独立的存在,不依附于任何世界,脚下没有大地,四周只有空间,同地球、太阳和银河系一样悬浮于宇宙中,没有从哪里来,也不想到哪里去,只是存在着,他喜欢这种感觉。

  他甚至想到,父亲的在天之灵可能也是这种感觉。

  这时,太阳开始接触地球的边缘了。

  章北海举起一只手,航天服手套中握着一个瞄准镜,他用这东西当望远镜观察着十公里外黄河站的一个出口,看到在宽大的弧形金属外壁上,圆形密封门仍紧闭着。

  他扭头看看太阳,它已经沉下去一半,成了地球的一个光芒四射的戒指。

  冉通过瞄准镜远望黄河站,章北海看到出口旁边的标志灯由红变绿。表示后面过渡舱中的空气已经抽空。紧接着,出口滑开了,一群穿着白色航天服的身影鱼贯而出,有三十人左右。他们集体向外飞行,投在黄河站外壁上的影子越来越大,他们需飞出一段距离,才能把背景上的空间站拍全。很快,所有人都减速停了下来,在摄影师的指挥下开始在失重环境下排队。

  这时,太阳已经沉下去三分之二,剩下的部分看上去像是镶嵌在地球上的一个发光体,夕照下的海洋像一面光滑的镜子,一半深蓝一半橘红,而浸透了阳光的云层像一大片覆盖在镜面上的粉红色羽毛。

  随着光照度的降低,远方合影的人们开始纷纷把自己的面罩调成透明,在头盔中露出自己的面容。章北海拉大了瞄准镜的焦距,很快找到了三目标,正如他所料,由于这三人的级别,他们都在最前排正中。

  章北海松开瞄准镜,任它悬浮在面前,用左手转动右手航天手套的金属护环,把手套摘了下来。这时,他的右手只戴着薄布手套,立刻感到了太空中零下百度的寒冷,为了避免这只手很快冻僵,他把身体转动了一个角度,让已经在变弱的阳光照到手上。他把这只手仲进航天服侧面的工作袋,取出了手枪和两个弹夹。

  接着,他用左手抓住悬浮的瞄准镜,把它安装到手枪上。这种瞄准镜原是步枪使用的,他进行了改装,把原来的夹具换成磁铁,使其能在手枪上使用。

  地球上的绝大部分枪支都可以在太空中射击,真空不是问题,因为子弹的发射药都是自带氧化荆的,需要考虑的是太空中的温度:不管是低温还是高温都与大气层中相差甚大,都有可能对枪支和弹药产生影响,所以章北海不敢让手枪和弹夹长时间暴露在外。为了缩短时间,这三个月来他把失重中取枪、装瞄准镜和换弹夹的动作反复演练。

  然后,他开始瞄准,瞄准镜的十字线很快套住了第一个目标。

  在地球大气层内,即使最精良的狙击步枪也不可能在五千米的距离上击中目标,但在太空中,一支普通手枪就可以做到。因为子弹是在真空和无重力中前进,不受任何干扰,只要瞄准正确,子弹就能沿着极其稳定的直线弹道击中目标;同时,由于空气阻力为零,子弹在整个飞行过程中根本不减速,击中目标时的速度就是飞出枪口时的初速度,保证了远距离上的杀伤力。

  章北海扣动了扳机,手枪在寂静中击发,但他看到了枪口的火光,感到了后坐力。他对第一个目标击发了十次,马上飞快换上新的弹夹,对第二个目标又射出十发子弹;再次换上弹夹,把最后十颗子弹射向第三个目标。枪口闪烁丁三十次,如果黄河站方向这时真有人注意到的话,就像看到太空暗黑背景上的一只萤火虫。

  现在,三十枚陨石弹头正在飞向目标,2010型手枪的弹头初速度是500米/秒,子弹飞完这段距离约需十秒钟,这时章北海只能祈祷目标在这段时间不要移动位置。这个希望也是有根据的,因为现在后两排的合影者还没有排好位置,前排的领导们只能等待,即使队形都排好了,摄影师还要等待航天服推进器喷出的白雾散去。但目标毕竟是悬浮在太空中的,位置很容易在失重中漂移,这时子弹不但会错过目标,还可能伤及无辜。

  无辜,他要杀的这三个人也是无辜的,在三体危机出现前的岁月里,他们用现在看来十分微薄的投入,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地开启了太空时代的黎明……然而正是那段经历禁锢了他们的思想,为了得到能够在恒星际航行的飞船,必须消灭他们!而他们的死,也应该看作为人类太空事业做出的最后贡献。

  事实上,章北海故意使几颗子弹稍稍走偏,期望能击中目标之外的人,最理想的情况是致伤,但如果真的多死一两个人,他也不在意,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减少可能出现的怀疑。

  章北海举着已经打空的枪,透过瞄准镜冷静地观察着,他做好了失败的准备,如果那样,他将若无其事地开始寻找第二次机会。

  时间在一秒一秒地流逝,终于,目标被击中的迹象出现了。章北海并没有看到航天服上的弹洞,但有白色的气体喷出。紧接着,在第一排和第二排之间,爆发出了一团更大的白汽,可能是子弹穿透目标后又击穿了背后的喷射推进器。对子弹的威力他是有信心的,丝毫没有减速的陨石子弹击中目标时,就如同枪口顶着目标开枪一样。他看到,一个目标的头盔面罩突然布满了裂纹,变得不透明了,但能看到血从内部飞溅在上面,然后血随着从弹洞中泄漏的气体喷到外面,很快冷凝成雪花状的冰晶。章北海在观察中很快确定,被击中的有包括那三个目标在内的五人,每个目标的中弹至少在五发以上。

  透过几个人的透明面罩,章北海看到他们都在惊叫,从口型上看出他们喊的话中肯定有一个他期待的词:“陨石雨!”

  合影者们的喷射推进器都全功率打开,他们拖着条条白雾迅速返回,很快由那个圆形人口进入了黄河站。章北海注意到,那五名中弹者是被别人拖回去的。

  章北海开动喷射推进器,向一号基地方向加速,此时他的心就像周围空寂的太空一般寒冷而平静。他知道,航天界那咕个关键人物的死,并不能保证无工质辐射推进飞船成为主要研究方向,但他做了自己能做的,不管以后发生什么。在父亲从冥冥中投下的目光中,他可以安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