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森林》上部·面壁者·18

 

  “大校,以我的身份,来考察贵军的政治思想工作,您是不是觉得有些唐突?”泰勒见到章北海时间。

  “不是的,泰勒先生,这是有先例的,拉姆斯菲尔德曾访问过军委党校,当时我就在那里学习。”章北海说,他没有泰勒见到的其他中国军官的那种好奇、谨慎和疏远,显得很真诚,这使谈话轻松起来。

  “您的英语这么好,您是来自海军吧?”

  “是的,美国太空军中来自海军的比例比我们还高。”

  “这个古老的军种不会想到,他们的战舰要航行在太空……坦率地说,当常伟思将军向我介绍您是贵军最出色的政工干部时。我以为您来自陆军,因为陆军是你们的灵魂。”

  章北海显然不同意他的观点,但只是宽容地一笑置之:“对于一支军队的不同军种,灵魂应该是相通的,即使是各国新生的太空军,在军事文化上也都打上了各自军队的烙樱”“我对贵军的政治思想工作很感兴趣,希望进行一些深入的考察。”

  “没有问题,上级指示,在我的工作范围内,对您无所保留。”

  “谢谢!”泰勒犹豫了一下说,“我此行的目的是想得到一个答案,我想先就此请教您。”

  “不客气,您说吧。”

  “大校,您认为,我们有可能恢复具有过去精神的军队吗?”

  “您指的过去是什么?”

  “时间上的范围很大,可能从古希腊直到二战,关键是在我所说的精神上有共同点:责任和荣誉高于一切,在需要的时候,毫不犹豫地牺牲生命。你想必注意到,在二战后,不论是在民主国家还是专制国家,这种精神都在从军队中消失。”

  “军队来自社会,这需要整个社会都恢复您所说的那种过去的精神。”

  “这点我们的看法相同。”

  “但,泰勒先生,这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我们有四百多年时间,在过去,人类社会正是用了这么长时间从集体英雄主义时代演化到个人主义时代,我们为什么不能用同样长的时间再变回去?”

  听到这话,章北海思考了一会儿说:“这是个很深刻的问题,但我认为已经成年的人类社会不可能退回到童年。现在看来,在形成现代社会的过去的四百年中,没有对这样的危机和灾难进行过任何思想和文化上的准备。”

  “那您对胜利的信心从何而来?据我所知,您是一个坚定的胜利主义者,可是,像这样充斥着失败主义的太空舰队,如何面对强大的敌人呢?”

  “您不是说过还有四百多年吗,如果我们不能向后走,就坚定地向前走。”

  章北海的回答很模糊,但进一步谈下去,泰勒也没有从他那里得到更多的东西,只是感觉这人的思想很深,一眼看不透。

  从太空军总部出来时,泰勒路过一个哨兵身边,他和那个士兵目光相遇时,对方有些羞涩地肘他微笑致意,这在其他国家军队是看不到的,那些哨兵都目不转睛地平视前方。看着那个年轻的面孔,泰勒再次在心里默念那句话:“妈妈,我将变成萤火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