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新星纪元》大陆版未发表的最后一章·13.3 新世界游戏

 

  孩子们小心翼翼地走进这个庄重而神秘的大厅, 他们看到深红色的地毯上, 雪白的沙发围成一个大大的半圆, 还有后面那华贵典雅的丝织屏风, 一人多高的金碧辉煌的大景泰蓝瓶......这一切都一尘不染, 宁静的空气中仿佛游动着历史的幻影。

  “啊, 中国的白宫?!”贝纳小声地问,她后面跟着两个美国孩子,抬着一个很令中国孩子好奇的长纸卷, 那纸卷足有两米多长, 他们把它小心翼翼地放到地毯上。

  “是的,”小梦说,“过去大人们都是在这里接见外国元首的. 跟你说吧, 我们也是第一次进来。”

  “第一次? 以前为什么不来呢, 要知道你们已经是国家最高领导人了, 这里当然是你们的地方了。”

  “我们工作的地方在信息大厦,这样的地方我总是不敢来, 一走进这里, 我总觉得有许多双大人的眼睛在什么地方看着们, 那些眼睛对我说:'孩子, 你在干傻事儿!'”

  “第一次走进白宫时我也有这种感觉, 以后慢慢会好的. 我可不喜欢大人们在什么地方看着我们, 尤其是你们的大人们。不过带我们来这里我还是万分感谢, 我们这一次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会谈, 是应该在这样了不起的地方进行的, 以便我们在被载入史册后不至于感到尴尬。”

  孩子们在大沙发上坐下来, 他们的脚都快要离开地面了,贝纳说:

  “现在,我们要介绍新的世界游戏。”

  华华摇摇头:“世界游戏也不能总是你们说怎么玩儿就怎么玩儿,已经按你们的想法玩儿过一回了,现在该听听别人的玩法了。”

  “我们当然不会强迫别人按我们的玩法玩儿,大家可以把自己的玩法都摆出来,哪个好玩儿玩儿哪个,你们有新玩法吗?”

  晓梦摇摇头:“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很多,南极游戏结束后,孩子们对南极洲这个新世界的幻想彻底破灭了,整个社会笼罩在一种失望和失落的情绪中,糖城时代又有重现的迹象。”

  贝纳点点头:“美国也一样,枪声又在城市中响起,孩子们只能在暴力游戏中寻找剌激,同时也是寻找生活的意义。我们真的需要一种新游戏来使孩子们重新找到精神寄托,摆脱目前的危险和困境。”

  华华说:“好吧,那就说说你们的新游戏。”

  看到华华的表态,晓梦和眼镜都点头同意,贝纳立刻兴奋起来:“谢谢谢谢!在我说出这个游戏的创意之前, 首先要劝大家做好思想准备, 对于想象不到的东西所产生的震惊, 我们孩子的神经有比大人们好得多的耐受力, 超新星的爆发又使这种耐受力得到了大大的加强, 但我这次带给各位中国小朋友的震惊对你们仍将是一次考验。”

  “你在吹牛。”华华不以为然地对贝纳说。

  “我是不是吹牛大家很快就会知道的。”

  “那你说吧。”

  小总统立刻紧张起来, 她在胸前飞快地划了一个十字, 半闭着双眼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上帝保佑美国。” 然后, 她猛地从沙发上站起身来, 兴奋地在大家面前走来走去, 又突然停下, 把双手捂在胸前说:

  “首先我请求中国小朋友一件事, 请你们说出自己对我的国家的印象。”

  “你的国家好象是个摩天大楼的森林, 有很多大楼表面全是镜子, 在太阳下面亮闪闪的。”华华看着天花板说。

  “好, 好极了! 谢谢, 请继续......”贝纳转向小梦。

  “你的国家好象是小汽车的河流, 小汽车真多, 一天到晚流啊流, 总是流不完。”小梦说, 她也在看着天花板, 好象遥视着地球另一面的那个国家。

  “好, 谢谢!”

  其他的中国孩子接着说:

  “美国的人家都住在好看的小房子里, 房子周围有绿绿的草地, 草地上有太阳伞和小狗, 还有游泳池, 游泳池下面有灯, 夜里把水照得蓝蓝的。”

  “美国有迪斯尼乐园, 还有其它许多好玩儿的地方。”

  “美国人都很有钱。”

  “美国人爱打橄榄球。”

  “美国的农民用大机器种地, 一家人就能种好大好大一片!”

  “美国的牧民用直升飞机放牛放羊!”

  “美国的工人都坐在电脑前工作。”

  “你们的工厂全是机器人和流水线, 流水线上十几秒钟就造出一辆小汽车!”

  “美国人登上过月球, 他们还想登上火星, 他们每年都向天上发射很多很多的火箭。”

  “美国有很多很多的核弹, 有很大很大的航空母舰,谁都惹不起你们,可你们谁都敢惹。”

  ......

  中国孩子纷纷说出自己对美国的印象, 贝纳发现他们所描绘出的美国的粗线条轮廓同自己所希望的十分吻合。到目前为止, 一切都象贝纳预想的那样进行, 她果断地迈出下一步。

  “做为客人我刚刚到来, 尽管我早就知道中国是一个伟大而神奇的国家, 但我对你们的国家远不象你们对我的国家那样了解,现在我要问:你们国土上有什么东西能超过我们吗?”

  这是一个极富挑战性的问题。

  “我们的国土很大很大, 有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呢!”华华大声说。

  “我们的国土也不小, 有九百三十六万平方公里, 但我们的可耕地面积比你们大, 森林覆盖率比你们大, 对一个国家来说这是最重要的。”贝纳沉着地回答。

  “我们的地下有很多很多的石油, 很多很多的煤, 很多很多的铁。”小梦说。

  “我们也有, 墨西哥湾、阿拉斯加和加利福尼亚有石油, 有煤的地方就更多了:宾夕法尼亚、西弗吉尼亚、肯塔基、伊利诺斯、印第斯安纳和俄亥俄这些州都有很多很多的煤;在苏必利尔湖西南面的地下有很多很多的铁, 在西部的亚利桑那、犹地、蒙大拿、内华达和新墨西哥州还有很多很多的铜, 在密苏里州有很多很多的铅和锌, 这些东西我们都不比你们的少。”

  “那......我们有长江, 那是世界上最大最大的河!”

  “根本不是, 我们的密西西比河就比它大!它的支流俄亥俄河, 最宽的地方有一百多公里! 你见过一百公里宽的河吗?”

  “密西西比河上有三峡吗?”

  “没有, 但科罗拉多河上有!我们管它叫大峡谷, 也壮丽极了!”

  “我们还有黄河!”

  “我们幸亏没有, 黄河是什么? 它是世界上最浑的河, 每年把你们土地上的泥土和肥料冲到海里, 就象你们的国土在流血一样。”

  ......

  中国孩子们都不吱声了, 如果说从自然资源方面都比不过人家, 其它方面就更没必要提了, 难道能和美国比赛大城市、小汽车和宇宙飞船吗?

  “哼, 你是把地理课本背熟了才来的, 你来就是为了把我们比下去, 对吗?”华华生气地说。

  贝纳在她带来的那个长纸卷旁蹲下来, 解开纸卷上的一根绿丝带, 把它展开来, 这是一张世界地图。它是那么大, 展开后占满大厅的大部分地面。这地图很奇怪,上面只绘有中国和美国两国的国土,其余部分都是海,这就使得这两个国家看上去像是广阔海洋上的两个大岛。贝纳跳上地图,站在太平洋正中,一手指着一块国土说:

  “看看我们这两块国土,在地球的两面遥遥相对,大小几乎相等,形状也差不多,真像是这个星球上的一对映像,而它们之间又有那么多互成映像的东西:比如它们分别是地球上最古老和最年轻的国家;一个的人民树大根深,血脉悠远,另一个则几乎全部由外来移民组成;一个注重传统,另一个崇尚创新;一个内向安静,另一个外露张杨......中国小朋友们,上帝在地球上安排了这样两块国土,你们不觉得它们之间有什么神秘的缘份吗?”

  贝纳的话把中国孩子吸引住了,他们都静静地等着她最后摊牌。

  小总统在大地图上走到美国边缘, 从衣袋中掏出一把亮闪闪的小剪刀, 像壁虎似地在地图上爬着,把美国剪下来, 然后又把中国剪下来。地图很大, 两国的边界线都弯弯曲曲, 所以她花了很长时间, 才在中国孩子惊奇的目光中把这事干完。她拿起中国那大大的一片走到中国孩子面前, 递过去, 华华把它接住。

  “这是你们的国土, 请拿好。”

  贝纳回去拿起美国那一片, 再次来到中国孩子面前。把那一片地图在胸前展开。

  “看, 这是我们的国土。”

  然后, 小总统把自己手中的美国国土递到华华的手中, 同时又把华华另一支手中的中国国土拿了过来, 说:

  “We exchange them.”

  中方小翻译目瞪口呆地看着小总统, “Sorry, I beg Your parden.”

  贝纳没有重复, 载入史册的话是不能随便重复的, 而且她知道小翻译听懂了, 甚至,只学过两个学期英语的华华也听懂了这个简单的句子。贝纳只是向中国孩子点点头, 向他们证实自己说出的这句令他们难以置信的话:

  “我们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