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新星纪元》大陆版未发表的最后一章·13.1

 

  此部分内容为大陆版未发表的最后一章

  ◎◎◎◎◎◎◎◎◎◎

  在白宫办公室里,贝纳已经修完了指甲,接下来对着小镜子用一把小钳子修睫毛,沃恩指着桌子上的两个按钮说:

  “外面很多的人都对这两个按钮感兴趣, 媒体也有过种种猜测,他们认为, 这两个按钮关系着国家命运。总统按下其中的一个, 就会立刻接通与所有北约国家的联系;按下另一个, 战争警报就会在全国响起, 轰炸机离开地面, 核弹飞出发射井......诸如此类。”

  事实上, 那两个按钮的用途一个是要咖啡, 另一个是叫勤杂工来打扫房间。相处了一段时间后, 贝纳发现沃恩有时也愿意和她说话, 甚至很健谈, 但谈的都是一些让人莫名其妙的小事, 真正的重大问题他都是精练地一语带过。

  贝纳对沃恩说:“我对自己的力量,并没有外人对这两个按钮那种误解,我知道自己不聪明,但总比像戴维那样向反方向聪明强。”

  沃恩点点头:“在这点上您很聪明。”

  “我骑在历史这匹马儿上,不拉缰绳,任它得得地走,随它走到哪儿,而不是像戴维那样扯着缰绳硬把它向悬崖上赶。”

  沃恩又点点头:“这很明智。”

  贝纳放下小镜子看了一眼沃恩说:“我知道你很聪明,你可以去创造历史,但你得把大部分功劳归到我身上。”

  沃恩说:“这没问题,我对在历史上留名不感兴趣。”

  贝纳俏皮地一笑:“我看到了这一点,要不你早就当总统了。但你在创造历史的时候至少应该告诉我些什么,以便让我在国会和记者面前有说的。”

  “我现在就告诉您。”

  “我听着。”贝纳又一笑,放下小钳子和小镜子,开始涂指甲油。

  “世界将进入野蛮争霸时代,所有的领土和资源都将重新分配。大人时代的世界模式已不复存在,孩子世界将在一个全新的理念上运行,新世界的运行模式现在还无人能看清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美国要想在新世界取得公元世纪那样的地位,或仅仅生存下去,就必须唤醒它沉睡的力量!”

  “对,力与我们同在!”贝纳一挥小拳头说。

  “那么总统阁下,您明白美国的力在哪里吗?”

  “难道不是在那些航空母舰和宇宙飞船里?”

  “不——”沃恩意味深长地摇摇头,“您说的那些都是身外之物,我们的力是在更早些的西部大开发时代形成的。”

  “是啊是啊,那些西部牛仔好帅的啊!”

  “那些人的生活远不象电影上的那么浪漫, 在蛮荒的西部, 他们随时都处在饥饿和瘟疫的威胁之中, 野火、狼群和印第安人时时威胁着他们的生命。凭着一匹和一支左轮枪, 他们大笑着走进严酷的西部世界, 创造着美国的奇迹和美国的史诗,开发新世界的欲望是他们力量的源泉。这些西部骑士才是真正的美国人, 他们的精神是美国的灵魂,我们的力就源于此。但是现在, 那些西部骑士都到哪儿去了? 超新星爆发前, 我们的爸爸妈妈们躲在摩天大楼厚厚的硬壳中, 认为整个世界已都在他们的衣袋里了, 自从买下阿拉斯加和夏威夷后就不再想去开拓新的疆界, 不想去进行任何新的征服, 因而变得迟钝而懒惰, 肚子上和脖子上的脂肪越来越厚。在麻木的同时, 他们又令人不可忍受地脆弱和多愁善感, 战争中的一点点伤亡就会令他们颤抖不已, 在白宫前面失尽风度地大哭大闹。后来的新的一代认为世界不过是一张擦屁股纸, 他们在同性恋、吸毒和霹雳舞中排泄自己多余的热量, 嘻皮士和朋克成了美国的象征。新纪元到来后,孩子们都迷失了方向,只能在街头的暴力游戏中麻醉自己。”

  贝纳若有所思地问:“可究竟如何唤醒美国的力呢?”

  “需要一个新游戏。”

  “什么游戏?”

  沃恩说了一句贝纳第一次从他嘴里听到的话:“我不知道。”

  女孩儿总统大吃一惊:“不, 不! 你知道的, 你什么都知道!你一定要告诉我!”

  “我会想出来的, 但需要时间. 现在我能肯定的只有一点:这将是, 也只能是一个有史以来最富有想象力和最冒险的游戏, 希望您听到后不要过分吃惊。”

  “不会的, 求求你, 快些想出来吧!”

  “让我一个人在这里, 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包括您自己。”沃恩摆了一下手说。

  女孩儿总统悄声退了出去。

  贝纳来到白宫的地下室, 那里是白宫安全警卫机构的中心控制室, 挤满了大大小小的监视屏幕, 其中有一面可以观察椭园形总统办公室,历任总统谁都不喜欢在办公室中被人监视, 这套系统只有在特殊情况下得到总统本人的允许才能使用。那是一套很旧的东西,已经有好几年没开过了, 在地下室值班的几个小特工折腾了半天, 才使屏幕上显出影象来。贝纳看到沃恩站在办公室墙上的世界地图前, 一动不动地沉思着。在几个孩子好奇的目光中, 贝纳总统在狭窄的地下室中来回踱着步, 有时又突然停下, 直勾勾地望着屏幕, 就象在圣诞之夜望着一个迟迟不肯打开礼品袋的圣诞老人一样。一个小时过去了, 又一个小时过去了......一直到了下午, 沃恩还是象塑像一样站在那里。贝纳失去了耐心, 对值班的孩子们交待了一下, 命令他们沃恩一有什么动静就立刻告诉她。

  “他是危险分子吗?”一个屁股后面挂着一支大号左轮的小特工好奇地问。

  “对美国来说不是。”贝纳说。

  由于昨天忙于总统就职的各项事务而一夜没睡, 贝纳的睡意一下子涌了上来,她整整睡了一下午, 醒来时, 天已黑了。她急忙拿起电话问沃恩的事, 地下室中值班的孩子告诉他, 沃恩在地图前整整站了一天, 一动不动,这期间他只自言自语了一句话:

  “上帝啊, 给我维格纳的灵感吧!”

  戴维急忙把几个小顾问招集来研究这句话。小顾问告诉他, 维格纳是本世纪初的一位地理学家, 德国人。有一次他生病在床, 百无聊懒地盯着墙上的世界地图看, 突然发现地球上几块大陆的边缘的曲线是互相吻合的, 这使他产生了一个想法:远古时代的地球表面可能只有一个大陆, 后来这个大陆在未知的力量作用下分裂开来, 各部分在地球表面向不同的方向漂移, 才形成了现在的世界,维格纳由此创立了地球科学史上划时代的大陆漂移学说。贝纳这才知道,沃恩的这句话没有什么神秘之处, 他只是苦于得不到那样的灵感来创立国际政治上的“大陆漂移说”而已。贝纳把小顾问们打发走, 又躺在沙发上睡了。

  贝纳再次醒来时一看表已是凌晨一点多,她抓起电话拨通地下室, 得知椭园形办公室中的那个怪孩子仍一动不动地站着!“我怀疑他是不是就那么死了。”一个值班特工说。贝纳让他把图像转到她的房间里来, 他看到一束幽蓝的玫瑰星云的光射进办公室的窗子, 正好照在沃恩身上, 在那朦朦胧胧的地图和国旗前, 他好像一个幽灵。贝纳叹息了一下, 关上监视器又睡了。

  小总统一直睡到了天色微亮, 电话铃吵醒了她。

  “贝纳总统, 办公室里的那个人要见你!”

  贝纳穿着睡衣跑了出去, 猛地撞开椭园形办公室的门, 迎面遇上沃恩吓人的目光.

  “我们有了新游戏, 总统。”沃恩阴沉沉地说。

  “有了?!有了!告诉我!!”

  沃恩把双手伸向贝纳, 两支手上各捏着一大片形状不规则的纸, 贝纳发疯似地把纸抢过来, 看了一眼后又迷惑不解地抬起头。沃恩给他的是两块地图碎片, 那是他从墙上的世界地图上撕下来的, 一块是美国, 一块是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