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季羹篇·8

 

  一个月后,更嚣张的来了。当时楚王正和季姜在泅水边漫步。

  泅水两岸绿柳成荫,夕阳斜照,平阔的水面波光粼粼。季姜心事重重,无不欣赏这些美景。楚王却悠闲地用一根柳条指点着道:“季姜,您看,这泅水源出你们齐国蒙山,流到我们楚国境内,蜿蜒千数百里,经过我、项羽和当今皇帝的家乡。似乎冥冥之中,我们这些人的命运注定要纠结在一起……”

  远处有马蹄声传来,季姜向声音采处望去,见一队人马渐驰渐近,到了近前,那些人勒住缰绳停下。为首一人身着锦衣,头带锦羽冠,一望而知是皇帝的贴身侍卫。

  那人下了马,手持一枚龙首铜符大摇大摆地走过来,道:“奉陛下诏,命楚王二事!”

  楚王道:“请上使吩咐。”

  那人道:“第一件事:尽速缉拿要犯钟离昧,不得有误!如有窝藏纵放之事,按律严惩!”

  季姜再也按捺不住,大声道:“谁有资格惩处我们大王?!问问皇帝,他的江山是谁替他打下的?按律严惩?呸?不要说我们大王没有窝藏钟离昧,就算窝藏了,我们大王为皇帝灭了项羽,难道还抵不上一个……”

  楚王止住季姜,向那人道:“臣谨奉陛下诏。还有什么事?”

  那人走近一步,手一伸,沉声道:“陛下命你把‘鼎心’交出来。”

  楚王摇了摇头,目光望向泗水,道:“我没有这东西。”

  那人又逼近一步,低声道:“要么是王位,要么是‘鼎心’,你自己挑!”

  “王位?”楚王一笑,解下头下的紫金王冠,递到那人面前,“拿去吧,富贵于我如浮云。”

  “呸!”那人恼火地一挥手,道,“陛下的耐心是有限的,你等着接受廷尉的传讯吧。”说完回身上马,拨转马头,向来路而去。

  季姜道:“什么是‘鼎心’?居然拿夺爵刑讯来威胁您?”

  楚王轻轻叹了口气,道:“我原想将它留给将来的,也许那时的人会有足够的智慧解开它的奥秘。可现在看来,是等不到了。我享受尊荣已太久,不可能忍受得了那些折磨苦楚了——”忽扬声道,“上使大人!”

  前方马上那人勒马回望。

  楚王道:…鼎心’其实我已给过你了,是你自己不要。”说着,倒过手中的紫金冠,伸指在其中一拧一按,“喀”的一声轻响,一枚小小的亮晶晶的银白色薄片立时出现在他指间,“是这东西吗?”

  那人眼睛一亮,脸上现出惊喜之色,道:“啊!就是它!就是……”

  楚王手指轻轻一弹,那亮晶晶的小薄片飞了出去,在空中翻过几个身,掉人了水波轻漾的泅水河中。

  “你?!”那人又惊又怒,来不及发火,忙指挥众随人道,“快!快!还愣着干什么?快下水,快下水啊!全给我下水去找!去找!”

  楚王看着他们手忙脚乱地折腾,慢悠悠地戴上紫金冠,道:“上使大人,请你回去转告陛下:如果陛下是明君,没有九鼎也一样;如果陛下是昏君,得了九鼎也枉然。

  再神奇的器物,也不能使残暴的统治永存。要想长治久安,就对百姓好一点吧!”

  那人没空搭理楚王,在河边跑来跑去,急吼吼地道:“找到了没有?找到了没有?

  快找、快找啊!”

  忽然,一个人浮出水面,一手捏着那片亮晶晶的小薄片,一手抹了把脸上的水,叫道:“找到了!找到了!”

  岸上那人欣喜若狂,连声道:“快拿过来!快拿过来!”

  那片小薄片到手,那人小心翼翼地将它擦干包好,放人一只垫了丝绸的匣子里,贴身收好。然后狠狠地瞪了楚王一眼,上马率众离去。

  季姜道:怪不得大王要特地亲手设计这顶紫金冠,原来要拿它藏宝啊!哎,大王,你既然藏得那么好,又何必拿出来让他们抢到手?”

  楚王目视前方,淡淡地道:“他们得到的只是一片废物——那东西一见水就完了。”

  季姜道:“到底是什么啊?那么丁点大的东西,扔到河里还要下去捞,他们怎么就这么看重?”

  “那是历代帝王最梦寐以求的宝物。”楚王说着,叹了一口气,把目光从远处收回,看着季姜,道,“季姜,我们坐到那边去,我要给你讲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我本来早就该告诉你的,但这个故事的跨度太长了,脉络也很乱,我直到近期才彻底理清了它的前因后果。

  首先,你要答应我,不管你对听到的故事如何惊讶,甚至怀疑,请先不要打断我,否则你会听得支离破碎,更加难以理解。

  故事,发生在很久以前。到底是多久,我也不知道。也许是两三千年,也许是三四千年,总之那时的人类还没有记载史事的能力。一个不知名的、与我们迥然相异的天外生灵降临到我们这个世界上。它的降临伴随着惊人的“隆隆”声。所以,我们的先人把它称为“龙”,又有人说它是雷神之子——季姜,我说过了,不管你有多么惊讶,有问题等我说完再提——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它来到这里的真正目的。我只知道,它来自一个与我们这里截然不同的世界,这使它刚来到这个世界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它把我们的海洋当成陆地了。它以为如此平坦的地方正是适于停降酌。于是,它把它驾驭的乘具——我们有人称之为“星槎”——降落在了渤海。

  我说过,它来自一个和我们这个世界截然不同的地方。那个世界对于海洋一无所知,它们制造的器具坚不可摧,却惟独对我们这里最为平凡的海洋没有丝毫的防护能力。

  所以,星槎毁了,毁于海水的腐蚀。

  这个天外生灵异常惊恐。因为失去了星槎,它将永远无法回到它的世界。它开始考察我们这个世界。

  考察的结果使它更恐慌:这个世界缺乏制作“星槎”的原料!并且,这是一个还处在蛮荒中的世界,没有文字,没有计算,没有冶炼,没有建筑……总之,这个世界帮不了它任何忙。

  就在它濒临绝望的时候,它注意到了我们的月亮,注意到了月亮的力量。

  星槎坠海使它失去了一切身外之物,但没有使它失去智慧。在它们那个世界,已经知道了一条宇宙间最为神奇的奥秘:天体间存在着一种彼此牵引之力,近者强,远者弱,大者强,小者弱,正是这种力量维持着日月星辰的运转。你在海边住过,总熟悉潮汐吧?潮涨潮落,就是这种力量引发的。同时,这种力量还能使时间和空间发生轻微的变形。如果能用巧妙的方法,把这种变形集中、放大,就会发生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比如,时间会翘曲,甚至翻转——不要问,我说过了,有问题等我说完再提。

  一个大胆的设想在它心中升起:只要能设法填平它的星槎所坠落的那片海域,然后将这片填出的平地“逆卷”到它降落的时间里去,使它在那次降落的最后瞬间,落到一片平地上而不是海洋里,那么灾难就不会发生。

  填海虽然工程浩大,但不需要什么珍稀的原料,也不需要多么高超的技巧,只要有足够的人手就行了。

  它为这个绝妙的设想而兴奋,立刻着手实施。

  一方面,它开始制作能控制时间变形的神器。这比制作一艘星槎要容易多了,所需的原料,也都能在我们这个世界中找到:丹砂、雄黄、石墨、铅、云母、水晶、独居石……

  另一方面,它开始用它的智慧推进我们先人的繁衍和发展。它教他们渔猎、耕作、书写、计算……它帮助他们建立国家,制定礼仪,以保持长期的安定,使人口得以持续繁衍。为了尽快开启民智,它甚至把它那个世界的智慧的精华——八卦,都传授给了人类。如果它知道这东西日后会对一个年轻人产生怎样的启发,也许就不会这么做了。

  先民们对它既崇拜,又感激,尊奉它为“伏羲”。“伏”,就是溥”,博大、伟大的意思;,‘羲”,就是太阳神羲和。先民们把他们所能想像得到的最尊贵的名号奉献给了它。

  但是,我们到底该叫它什么呢? ‘:龙和“伏羲”都不是它的真名,然而我也不知道它的原名叫什么,也许在它那个世界根本是连名字都没有的。为了叙述方便,我们姑且称它为“龙羲”吧。

  两项工作,要耗费龙羲很长的时间。但这对它来说不成问题,因为它的生命节律和我们不一样,它有足够的寿命来完成这些工作。

  成问题的是,它的形体给它带来了越来越多的麻烦。它的脸和人类一样,然而它的身体却完全不同于人类。随着智慧的开启,人们逐渐注意到它的形体的怪诞,并开始用怀疑的目光看它。尽管它又教了他们裁制衣裳遮蔽身体,但已不能完全消除这种疑虑。

  它到底长了一个什么样的身体呢?我也不十分清楚。凭着后来观察到的蛛丝马迹,以及上古典籍中片言只字的记载,我推测它的身体大致像蛇一样,但比蛇身粗得多,鳞甲也厚得多。

  多么可笑!一个拥有如此高度智慧的生灵,却长着一副与我们这世界上最卑贱、最丑陋的生物一样的身躯。

  它不得不退居幕后,由一名信使为它在人间奔走行事。它赐予了这名信使长生不老的生命.以换取他忠心耿耿地为自己效劳。这名信使就是钱铿.后人所称的彭祖。

  龙羲把它的全部工作移到渤海中的一个小岛上,在那里继续制造它的神器,但它依然控制着陆地上的一切。它不停地干预着我们的历史,使这个国家朝着它所希望的方向发展。

  它为夏禹铸造了九鼎,以巩固帝国的统治。九鼎可以用来监视九州.使帝王轻而易举地扑灭尚在酝酿中的叛乱,避免因战争导致的人口减少、国力削弱。它要最大限度地增强我们的实力,以使我们早日有能力为它实施那项庞大的丁程。

  夏、商、周三代过去了,我们由一个中原小国扩张成一个疆域辽阔、人口众多的大国。我们使用的器具由木石变为钢铁;我们的算术已会计算面积、体积、效率,会解方程,会算勾股……施行丁程的条件成熟了。同时,龙羲那件能控制时间的神器也已大功告成。

  现在,只缺少一个丁程的领导者了。

  它开始物色合适的人物。

  找谁呢?如此浩大的丁程,会严重地动摇国本,不会有哪个现任统治者肯做这样的蠢事。所以,它必须找一个有足够的统治才能、有强烈的权力欲望而又出头无望的年轻人,以获取权力为诱饵,以施行工程为条件,使他心甘情愿地为它效劳。

  它找到了第一个人。当时那人基本上还是个孩子,但已显示出了统治国家的天赋和与别的孩子不一样的勃勃野心。然而这孩子在王室中低微的身份,已注定他此生与王位无缘。于是,龙羲轻而易举地收买了这个孩子,一步步为他铺平通向权力的道路。

  经过数十年的谋划努力,终于使这个孩子神话般地实现了他的帝王梦,成为了一个拥有空前强大的权力的君主。

  然而,龙羲没有料到贪欲的力量。人心不足蛇吞象,得到了权力的孩子又向它索取长生之法,也许,得到长生后他还会再向它索取别的什么。

  龙羲忍无可忍,让它的信使对这孩子进行了惩罚:取走了九鼎上最关键的部件——鼎心;同时,留下了一面能照见人五脏六腑的神奇镜子。

  得到神镜使孩子由衷高兴,失去鼎心则使他怒火中烧。然而孩子不知道,就是那面使他高兴的神镜,其实也是埋藏在他身边的一个祸根,神镜损伤了他的心智,并最终断送了他的万里江山。

  在放弃这个贪婪的孩子后,龙羲开始找第二个人。

  这次它很小心,找了一个聪明又正直的年轻人、他国破家亡,满腔仇恨.同样也正处于需要帮助的状态。然而,当它的信使钱铿跟这个年轻人一接触,立刻惊讶地发现,这个年轻人的相貌太特殊了——是一种柔美,女子一样的柔美。在个凭勇力竞逐天下的时代,这样的相貌简直是致命的弱点!怎么能想像,一个貌若女子的统治者能驭使臣民服服帖帖地完成一项如此艰巨的工程?

  龙羲不得不再次放弃,开始找第三个候选人。但它的信使在离开之前,给了那年轻人一件利器,让他用这利器去对付那个贪婪的孩子,算是对那孩子的惩罚之一。如果成功,将提前结束那孩子的统治,如果不成功,也能在心灵上给那孩子一个沉重的打击,加速他的神智的崩溃。

  第三个候选人在淮阴。他比前面两个更聪明、更优秀,但处境却比前面两个更糟糕。那时他正苦受贪穷、饥饿和寒冷的折磨,这使他对权势的渴望比任何人都强烈,对成功的追求比任何人都迫切。应该说,他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最合适的人选。改变这年轻人的命运,也比改变前面两个容易得多。年轻人缺乏的只是一条战时通道。而这条通道,在历史上曾经出现过,只要利用那件能控制时间的神器,在月亮对大地引力最强的八月动手,就可以使这条古道重现。一旦得到这条通道,年轻人就能凭着他自己的智慧征服整个天下,不需要龙羲再额外费心。

  然而龙羲却对这年轻人疑虑重重,原因正在于年轻人太优秀了。他的智慧超出了安全的界限,超出了龙羲所能控制的范围。在启用他之前,龙羲就测到了时间长河中传来的“预震”。这意味着.一旦正式启用,有可能发生强烈的“变异波动”,这将使龙羲失去预知未来的能力……哦,这太艰深了,我该解释一下。

  对于我们这个世界来说,龙羲是个外来者。它对我们这个世界作的每一点干预,都会改变我们固有的历史。而历史的每一次改变,又都会引发时间长河的一阵“变异波动”。变异波向前传递期间,未来的历史是模糊不清的。就好像一块石头投进水塘,只要波纹还在扩散,就无法看清水面的倒影。模糊期”有长有短,但终有结束的一天,所以龙羲最终总能稳稳地把握住我们历史的大局。

  偏偏对于这个年轻人命运的改变,似乎竟牵涉到整条的“时间河”,由此引发的“变异波”可能要传递很久,也可能永远不会停下来,因为时间是无限延伸的。

  这样的情况,只有在改变极端优秀的人的命运时才会发生。这类人一生怀才不遇和充分施展才华这两种命运,对历史产生影响的差别之大,是不言而喻的。这样大的落差,足以形成一阵空前强烈的变异波,使整个未来随之改变。

  到底要不要启用这年轻人?龙羲很犹豫。

  过于杰出的才华,既是一种危险,也是一种诱惑。这样的人才如果能为它所用,对工程的好处将是无法估量的。

  最终,龙羲决定启用他。

  年轻人恃才傲物,有点不肯就范。不过这不要紧,现实会使他低头的。在年轻人被现实逼到绝望的境地时,龙羲的信使出现了。他用那神器牛刀小试,“扭曲”了一条山间小溪的时间,使年轻人目睹了一场激流忽断的神迹。年轻人死心塌地地信服了,他从信使的手中接过珍贵的鼎心,答应了这场交易。

  于是,龙羲用它的神器打开了五百多年前的古道,也打开了年轻人的命运之门。

  然而,意外发生了。

  强烈的变异波在古道重现的刹那间诞生了!它震撼着整条时间长河,它的振幅是如此的巨大,竟至于把那件运行中的神器都弹射了出来,失落在了五百多年前的时代!

  这本来也没什么,神器遗失了,可以再造。神殿中的设备已十分完善,再造一个不会再耗费很长时间。年轻人已日益崛起,可以在资源方面给予它许多帮助。

  然而它万万没有料到,世上竟会有如此巧合的事:失落在五百多年前的神器,经过辗转流传,居然落到了那年轻人的手中!

  年轻人凭着自己的智慧,小心翼翼地摸索,从死的物,到活的马,一步步试验过来,逐渐掌握了这神器的使用方法,迈出了探索真相的第一步。

  随后,年轻人通过信使,提出要见他那位神秘的主人。他的理由编得很充分,龙羲同意了。

  在海岛的神殿中,龙羲把它那些令人目眩神迷的奇异器械毫无戒备地晨现在年轻人面前。它以为这个蒙昧世界的人还没有足够的智慧来了解那其中的意义,只会因此增加对它的敬畏和恐惧。

  龙羲错了,它低估了年轻人。

  年轻人装作惊讶和崇拜的样子,心里却牢牢记住了他所见到的一切。他开始向龙羲询问一些与工程有关的问题,龙羲很乐意回答他。它已经太久没有遇到这样好的谈话者了,年轻人对它说的每一句话都有极强的理解能力,又有充分的好奇心,不停地追根究底。谈到后采,龙羲甚至把工程的真正原因也说了:星槎坠海、时空可控、海陆替换……它并不指望这年轻人能听懂,只是在这个蛮荒的世界待得太久了,它感到一种深深的寂寞。难得有这么好的听众,既不把它当作神灵,也不把它当作妖孽,愿意平心静气地听它述说。

  龙羲说得很高兴。但是,当它发现这年轻人真的能理解这一切时,它又警觉起来。

  它感到了危险!

  年轻人也许会发现它的计划中那个致命的缺陷,并因此拒绝合作。于是,它向年轻人隐瞒了自己作为“伏羲”的那段历史。

  但是晚了。神殿中无处不在的奇特徽号,龙羲怪异的装束与步态,已经引起了年轻人的怀疑。

  回去后,年轻人查阅了大量的史料典籍,再加上一个聪慧过人的女孩的帮助,终于发现了这个神秘主人的真实身份。

  年轻人先是感到奇怪,不知道这样一段荣耀的历史有什么好隐瞒的。但很快,他就恍然大悟,继之而来的,是极度的震惊和忧虑。

  那是一个阴谋,一个极其可怕的阴谋。

  他必须制止这个阴谋!

  年轻人深知,这是一项危险的任务,几乎不可能成功。而失败,则意味着残酷的报复。他并不关心失败后个人的遭遇,与阴谋得逞会带来的可怕后果相比,个人幂受的任伺祸难都是微不足道的。

  现在最重要的是,他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他是这个时代的人中之杰,千百年难得一出的奇才,如果他竭尽自己的智慧,都不能阻止龙羲的阴谋,那以后还有谁能治得住它?

  他必须成功!他一定要成功!

  他殚精竭虑,用上自己在战争上的全部智慧,制订了一个极其周密的计划。他将动用此前从未在战场上使用过的、最强大的自然之力——地底的烈火。

  一开始,计划实施得很顺利。信使彭祖上了当,替他去说服主人,拿来了三支威力巨大的利器。然后,在渤海之滨、芝罘山下.他将这三支利器全部射向了龙羲所在的岛屿。就像他所预料的,利器的威力激发了沉睡已久的火山,火山爆发吞没了岛屿上的神殿,并引发了罕见的大海啸…… ,

  但当一切平息下来后,他得知了一个坏消息:龙羲还没有死!

  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也许那种生灵的生命力远远超出了人类。

  不管怎么说,他尽力了,并且不是没有成效。他摧毁了龙羲至少耗费三千年时间建造起来的神殿和神器,而重建这一切又要耗费同样长的时间。

  他延迟了阴谋的实施,为人类赢得了一段喘息的时间。有了这段时间,人类也许会发展出足够的智慧,找到对付它的办法。

  他满意了。

  他深知自己很快就要为此付出代价,但他将坦然面对,并且永不后悔。

  故事讲完了。

  明月东升,月亮的清辉洒落在缓缓流淌的泅水河上,泛着阵阵银光。

  季姜许久不作声。

  楚王道:“你听懂了吗?”

  季姜点一点头:“听懂了。可是……”她慢慢地回过头,道,“这是真的吗?”

  楚王道:“是真的。”

  季姜道:“你能向我证明吗?”

  楚王道:“可以。”仰头看了一下天上,道,“月色不错,不过现在是四月,最好不要走得太远。”

  季姜一愕。

  楚王探手人怀,很小心地取出一样东西。

  那是一块通体洁白、拳头大小的浑圆的玉石。

  “季姜,”楚王道,“还记得王宫中那只总也找不到的野鸡吗?那不是野鸡在啼叫,那是时空在扭曲。还有那些划过王宫上方的流星,也一定让你感到迷惑了吧?那也不是流星在飞翔,而是玉雉在吸收月亮的能量。这是供奉在陈仓祠的雉神,我叫它玉雉。

  它就是那件失落的神器。本来,它这么小,外形这么平凡,又是失落在荒无人烟的荒山野岭,被人发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所以龙羲对它的下落并没有十分在意。它没有料到,居然会有一个好奇的君主不惜出动上千人的军队来找它。那个君主就是秦文公。

  经过漫山遍野的搜索,玉雉最终被找到,并供奉到现在。我查过史料了,秦文公的时代,正是陈仓道畅通的时代。”玉雉开始由内向外发亮,仿佛它的深处有一个小小的精灵点起了一盏灯。

  雒!雒!雒!野鸡的呜叫由低而高响了起来.笼罩在两人身周。

  一道流星般的细长的光芒飞来,直人玉雉之中。又是一道……

  玉雉越来越亮。

  季姜有些恐惧地望着它,退后了两步。

  楚王道:“不要害怕,靠近我一点。我们就要出发了。”说着,楚王轻轻旋开玉雉,那浑圆的、看不出有任何裂痕的玉雉竟随手裂为两半,每一半的内侧面上各有一个形状古怪的凸起,环绕着那凸起的是一圈圈精细的刻度,还标着许多奇怪的符号。

  楚王道:“看着,这是时间,这是空间。”楚王小心地调节着那形状古怪的凸起,然后合上玉雉。

  一道强烈但并不刺眼的白光立时从玉雉中射出,那光很奇怪地并不照射到远处,只是温和大度地将二人包容在这光亮中。

  季姜不知道是由于紧张还是害怕,感到头晕,还有些恶心。

  楚王搂着她的肩道:“如果你觉得头晕恶心,别怕,那是正常的现象。”

  季姜发现,白光像迷雾一样越来越浓,彻底阻断了她的视线,外界的事物已经丝毫看不见,连近在身旁的楚王也变得朦胧难辨了。但她还能清楚地感觉到楚王搂着她的肩头,轻声安慰道:“别怕,别怕……”

  迷雾般的白光还在变浓,渐渐变得像牛乳一般浓稠。沉陷在这白色的海洋里,简直令人恐惧。那白色充斥了她身外的一切空隙,紧紧贴着她的眼耳口鼻,仿佛张口就可以吞食得到,伸手就可揉搓到一把,偏偏那依然还只是无形无质的光。

  忽然,耳边传来一阵巨大的尖啸声,那尖啸震耳欲聋,一下压过了楚王正安慰着她的声音。

  无比的惊恐中,惟一让她感到安慰的是楚王那只始终搂着她的肩头的温暖的手……眼前忽然一亮。可怕的白光和尖啸声消失了。

  丽日当空,万里无云。她发现他们站在一个漂亮的花园里,他们的脚下是一座假山。假山前是一泓清澈的池塘。池塘对面,有个女孩正坐在那里发呆,眼睛无意识地看着水面。忽然那女孩身子一震,缓缓抬头向这边看来。

  女孩皮肤黝黑,瘦瘦小小,但有一双明亮的大眼睛。这双眼睛中现出了极其惊恐的神色。

  楚王道:“你明白了吗?”

  季姜点点头道:“我明白了。”

  池塘对面的女孩呻吟了一声,昏倒在地。

  又回到夜色深沉的泅水边上,月亮的清辉依然洒落在河面上,泛着阵阵银光。

  楚王道:“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季姜道:“有。”

  楚王道:“你说。”

  季姜道:“龙羲是在这个时代失落的玉雉,可那玉雉却又明明早在五百多年前就供奉在秦国了。那么在龙羲失落之前的五百多年前时间里,世上岂不存在着两个玉雉:一个在龙羲那儿,一个在秦国的祠庙?可玉雉又明明只有一个啊!”

  楚王道:“是只有一个。秦国的那个,就是龙羲的那个。没错,我说过,时光变形的时候,会发生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还记得那两匹一模一样的‘追风’吗?其实,那不是两匹:追风’,而是一匹。还有刚才,你不是看到了过去的自己吗?这似乎令人难以理解,其实那只是因为我们长期生活在单向匀速的时间流中,无法跳出来看到它的全景。这样吧,想像一根长绸带,当我把它弯过来结成一个圃环,它是几根?”

  季姜道:“当然是一样。”

  楚王道:“很好。那么当我把手伸进圆环的两侧,把这圆环绷直了呢?”

  季姜道:“还是一根。”

  楚王道:“不错,确实是一根。但假设这绷直的绸带环上有一个微小的生灵,比如蚂蚁,它太小了,以至于视线还达不到我的手绷着的两头,那么在它的眼里,将看到几根绸带?”

  季姜犹豫了一下,道:“两根。”

  楚王道:“是的,它将看到两根一模一样的平行着的绸带,一根是它所行走的,另一根在它对面。这种情况,就近似于时光变形造成的种种异像。”

  季姜思索着,不说话。

  楚王也不催问,静静地等着。他知道理解这一切的艰难程度。

  许久,季姜道:“我想我已经明白了。不过我还有第二个问题。”

  楚王道:“你问。”

  季姜道:“龙羲用玉雉为你打开的古道,就是陈仓道吧?”

  楚王道:“是的。”

  季姜道:“它为什么不选择栈道呢?据我所知,当时栈道才焚毁了几个月,而陈仓道已经荒废了五百多年了,想来重现天日的难度应该大于栈道,它为什么舍易就难呢?”

  楚王叹道:“只因那时它还心存侥幸。”

  季姜道:“心存侥幸?”

  楚王道:“它希望选择一条荒无人烟的道路可以减轻‘变异波动’。褒斜栈道自古商旅往来频繁,很难找得出一个月的空档。如果不慎将那些路人裹挟进这场‘时空扭曲,,无疑将加剧未采历史的动荡,使它更难以控制。只是它没有想到,这道变异波的产生,根本与道路本身无关,完全是由我造成的。”

  季姜点头道:“我明白了。”停了一下,又道:“我还有最后一个,也是最主要的一个问题。”

  楚王眼中显出期待的神情。

  季姜道:“你为什么要消灭龙羲?”

  楚王道:你说呢?”

  季姜踌躇道:“难道是因为下程浩大劳民伤财?难道是因为它过于强大威胁到我们的生存?可不管怎么说,它毕竟有过大恩于我们人类,没有它,就没有我们的今天啊。”

  楚王点点头,意味深长地道:“是啊,没有它,就没有我们的今天啊。”他说得很慢,似乎有意让季姜把这句话的每一个字都细细体会一遍。

  季姜有些茫然,慢慢地,她似乎想到了点什么……忽然,心灵深处像闪电般掠过一个可怕的念头,但没等她抓住就消散了,只留下一阵极大的恐慌感。

  楚王注视着她的脸:你想到什么了?”

  我想到了什么?她拼命地问自己,拼命地重寻那可怕的念头的出处,一点一滴, 慢慢地,慢慢地……突然,就像一头狰狞的怪兽猛地从地底钻出,那个念头一下子无比清晰地出现在她脑海中。

  她被这可怕的阴谋惊呆了。

  楚王缓缓地道:“明白了吧?没有始,怎么会有终?没有因,怎么会有果?如果一开始就不是这样,那么今天的一切又何从出现?

  如果我真的为它完成了移山填海的工程,那么几千年前那艘星槎就不会坠毁,龙羲就不会需要传授文明给我们,以使我们在若干年后有能力为它移山填海。

  “多么奇怪的悖论!如果它不曾传授文明给我们,又怎么可能挽救那艘星槎?但事实就是这样。历史只能有一种,如果被更改,那么更改过的历史就会‘覆盖’原先的。这是宇宙的铁律!

  “记得在龙羲的神殿里,我曾经问过它:它的信使第一次和我见面时,曾告诉我,如果没有它的帮助,我将终生郁郁不得志。而现在,我已功成名就,割据称王,那么那个终生郁郁不得志的‘我’又在哪里呢?如果根本不存在那个‘我’,那么当初它又是如何从时间的长河中预见到那个‘我’的呢?那时它笑而不答,只给我看了一首诗。那是千年之后的一位诗人写在那一个‘我’的衣冠冢旁的,抒发对一个终生怀才不遇者的同情。我看后惆怅了许久。然后它才慢条斯理地对我说:‘你看,没有我的帮助,你依然会功成名就,只是要到你死后!知道那一个“你”是怎么得到那名声的吗? 你”死后留下了一部兵书,它的价值很久以后才被发现,随之立即被所有用兵者奉为至宝。于是.“你”的地位节节攀升,到处建起了“你”的祭庙,年年都有“你”的祭典,历代朝廷都为你”追加封号.由侯而王、由王而帝、由帝而圣……然而这些身后的荣耀又有什么意义?这个世界对活着的圣贤总是很吝啬,而对死去的则很大方,因为只有死人才不会对当权者的实利造成威胁。这样不公平的历史,难道是你愿意看到的吗?而我把历史改成了现在这样,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我被它的话深深地震撼了,并因此对它更为感激。但过后,我才想起来,它其实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它为什么要回避这个问题呢?

  “后来我明白了。因为那个终生不得志的‘我’确实存在,只是被现在这个功成名就的‘我’‘覆盖’了。存在是事实.不存在也是事实.然而不存在比存在更真实。

  你明白我说的意思吗?

  “龙羲不敢把这可怕的后果告诉我,它怕我由此推断出施行可:程将带来的灾难性后果:文明毁灭!

  “当最后一铲土铺上大海中那片人造陆地,想像一下吧,会发生什么?没有文字、没有衣冠,没有礼仪,一切复归于蒙昧!茹毛饮血,穴居野外,这就是我们的生活。

  我不是国王,你不是婢女,你我也许认识,也许不认识——不,甚至可能根本就没有你我。龙羲对我们的历史篡改得太多了,该发生的战争没有发生,该死亡的战士没有死广,该减少的人口没有减少。

  “当然,从龙羲的角度说,文明既是它赐予的,它自然也有权收回。事实上,那个没有经过它任何干预的历史才是陔我们所有的。可是从我们的角度说,智慧之门一旦开启,便谁也无权将它关闭——包括开启它的人或神。由蒙昧进入开化可以,巾开化复归于蒙昧绝对不行!

  “所以,我必须毁灭它.不是因为’厂程浩大.不是因为强弱悬殊,而是为了文明的安全。”

  中天,尽管是在春季,季姜还是感到一阵阵寒意.“那么,”她道,为什么要把这个故事告诉我?”

  楚王温和地看着季姜:“你还不明白?需要有人把这个阴谋揭露出来,但不是现在。五雉,到一个人类已有足够的智慧理解这一切的时代去!把这一切公之于众,使后入永远不要再受它的诱惑,去做白掘坟墓的蠢事。”

  季姜颤声道:“我吗?就我一个人?”

  楚王道:“是的,就你一个人。我找了很久,你是最合适的。你那么聪明,会做好这件事的,对吗?”

  季姜道:“那么……你呢?”

  楚王道:“我留下;在这个时代和它周旋到底。”

  季姜惶急地道:”不,不,你斗不过它的,我们一起走!”

  楚王和蔼地微笑着,道:“聪明的丫头,你明明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它不会放过我。它有着几乎无限长的寿命,如果我逃走,它会在漫长的时光中不停地追踪我,使你我都无法安全。”楚王的微笑绞得季姜的心都要碎了。

  “可是……可是……”她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淌了下来,“留下来是死路一条啊!它会向你展开报复的。”

  “报复已经开始了.”楚王道,“去年在定陶就开始了。好季姜,不要哭.这是天 意。”楚王说着,抬起头来,看着满天繁星,“最初,我不相信天意。后来,我相信天意。冉后来,我以为神意可以改变天意。而现在,我才知道,神意之外还有天意。”

  季姜哭道:“什么神意天意!我们有玉雉.让我们改变天意吧!”

  楚王道:“不,季姜,不要这样。天意是无法违背的.拥有玉雉也一样。还记得张良跟我说过的‘福分’之类的话吗?我曾对此不以为然。现在才知道,他是对的。

  就是玉雉告诉的我,我将走什么样的路。这条路确实不好走,但我还是要走下去,这是我利用玉雉打通陈仓道违背了天意的代价。如果我利用玉雉逃脱,那就是再次违背天意,将会付出更大的代价。天意的设定有它白身的规律,那是一种比龙羲的力址更强大的力量。凭借外力也许可以一时扭曲它,阻遏它,但它终将恢复平衡。表现在具体的事情上,那就是.得到了不该得到的,就会失去不该失去的。”

  季姜道:“可你没有得到不该得到的呀!打通了陈仓道义怎样?夺取了天下又怎样?获得了王位又怎样?那本来就是你该得的呀!浅陋如项羽,粗鄙如刘邦都能得到的,难道你反而不能得到?大王,你是人中龙风,你是这个时代智慧的顶峰,你本来就该权倾天下,你本来就该名扬四海,得到这些你当之无愧啊!如果说天意不让你得,那算是什么天意!这样不公平的天意,凭什么要去遵循?这样不合理的天意,为什么不能反抗?”

  楚王抚摸着季姜被眼泪淌湿了的脸颊,道:“我也曾怀疑过天意的公正,但现在,我知道了,天意没有错。是的,我是拥有过人的智慧,然而,这智慧是什么方面的呢?战争。换言之,就是杀人,,在这个几乎没有人是我的对手的时代,我的每一条计策都有惊人的杀伤力,这是上天所不能容许的。它必须遏制我的命运,否则我会乔噬整个世界的。季姜,你懂吗?谁也没有错,错的只是我自己。是我自己生不逢时,提前了数百年甚至千年来到这个世间。”

  季姜泪眼朦胧地望着楚王,好一会儿,才道:“大王,你……你是不是已经知道自己的命运了?”

  楚王道:“是的,我还知道你的命运,知道这个世界的命运。不久前,变异波动终于平息了,玉雉让我看到了一切。你会好好按照我的话去做的,你会挽救整个文明,世界也会安然无恙地存在下去……”

  季姜道:“你呢?你自己的命运呢?你最终会怎样?”

  楚王不语,把脸转向别处,许久,才轻轻地道:“到了未来,你去看史书吧!”

  季姜心中一寒,扑到楚王身上,大哭道:“不!我不走!我要陪着你!不管你是什么命运,我都要陪伴在你身边,不让你感到孤独。”

  楚王轻抚着她因哭泣而耸动的双肩,叹了口气,道:“好丫头,那不是你的命运。

  你可以再陪我一段时间,但我们总有分别的一天。那一天到来的时候,不要再多留恋,不要再多拖延,知道了吗?”

  季姜泣不成声地道:“知……知道了。”

  (本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