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季羹篇·2

 

  四月,宫里来了一位客人,神情冷漠,面容瘦削,一身黑衣。

  他自称叫“沧海客”。

  齐王对这位冷漠的客人很客气,延人内室说话。这黑衣人却似对齐王很不客气——也不是不客气,而是他对齐王说的话不恭敬得叫人吃惊。

  他坐定下来的第一句话是:“很好,我主人果然没看错你。三年不到,你就取得了这样的成就。”

  侍立在角落的季姜惊讶得合不拢嘴:这人怎么敢这样跟大王说话?

  齐王却毫不以为忤地道:“一切皆拜贵主人所赐,大恩不言谢,图你带来了吧?”

  季姜越听越惊奇。

  黑衣人道:“带来了。”说着从怀中取出一卷图画模样的东西,放在几案上,又取出一卷小的,道,“计划有些变动,你先帮我搜集一下这些东西。”

  齐王接过那卷画,展开看了一会儿道:“要这些东西干什么?工程上是用不着的。”

  黑衣人道:“出了点意外,我主人丢了样很重要的东西,必须以这些为原料重做一个。原料品种很多,纯度又要高,搜集起来有些麻烦。不过你现在是一国之君,应该不难做到吧?”

  齐王想了想,道:“得给我时间。”

  黑衣人道:“两年怎么样?”

  齐王点头道:“可以。”

  黑衣人道:“我主人不会让你白做的。等大事成功,他会额外给你报酬。”

  齐王道:“不用了,他给我的已经够多了。”

  黑衣人道:“那你可以开工了吧?”

  齐王道:“我还有一个要求。”

  黑衣人道:“什么要求?”

  齐王道:“告诉我原因!”

  黑衣人道:“什么原因?”

  齐王指着几案上那卷大的画卷,道:“施行工程的原因。”

  黑衣人沉声道:“我曾经跟你说过:凡人是不能窥测天机的!你只要好好地去做就行了。”

  齐王道:“但我必须知道!”

  黑衣人的目光渐渐严厉起来:“你想毁约吗?”

  齐王道:“不,我只是想知道原因,而且正是为了工程。”

  黑衣人道:“什么意思?”

  齐王道:“我不能无缘无故大兴土木,总要给国人一个交代。”

  黑衣人道:“以你现在的权势和威望,不管做什么,都已经可以不作任何解释了。”

  齐王道:“也许,可你忘了一件事。”

  黑衣人道:“什么事?”

  齐王道:“权力威望再大的帝王,也会老的。”

  黑衣人一怔。

  齐王缓缓地道:“丁程耗时太长了,我可以控制现在,但不能保证将来。告诉我原因!那样我也许可以制订出一个长期有效的计划,保证工程的实施。”

  黑衣人摇了摇头:“抱歉,不是我不肯告诉你,而是我自己也不知道。主人从没跟我说过。”

  齐王道:“那好,回去转告你主人:我想见他。”

  黑衣人全身一震,道:“你……你说什么?”

  齐王道:“我要见你主人,亲自问他,他也许会告诉我原因的。”

  黑衣人脸上露出古怪之极的神色,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物,道:“你……你确定吗?你真的想见我主人?”

  齐王道:“是的。请你转告他:不管那原因有多艰深,我相信我是能理解的,请他试一下。”

  黑衣人看了齐王许久,点一点头,道:“我可以把你的要求转告给我的主人,但我什么也不能保证。下个月我再给你回音。”说着,起身向外走。

  齐王道:“等等,我还想问件事。”

  黑衣人回过头来,冷漠的脸上微现怒意,道:“我希望你不要再在工程的事上……”

  齐王道:“不,不是丁程的事,我想问点关于你自己的事。只是出于好奇,你若不愿回答也没关系。”

  黑衣人有些意外地道:“关于我?什么事?”

  齐王道:“我记得你说过,你也只是个凡人。”

  黑衣人道:“不错。”齐王道:“那你当初是怎么跟随了你主人的呢?”

  黑衣人的目光忽然变得有些惆怅,许久,才道:“他和我曾祖有过交往,我出于仰慕,就追随了他。”黑衣人的话很短,可不知怎的,三言两语之中,却似蕴含着无尽的沧桑之感。

  齐王被他这样的语调听得一怔。

  黑衣人看着他,轻轻叹息一声,缓缓地道:“我走了。年轻人,你才华出众,前途无量,好好把握住自己。别忘了我说过的话:与神做交易,是不能毁约的。否则,他能让你得到的,也能让你失去。”说完转身离去。

  季姜看着黑衣人离去的背影,又看看坐在那儿若有所思的齐王,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场梦。

  齐王开始派人搜购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丹砂、雄黄、石墨、水晶、铅、云母、独居石……有的一下子就要许多,有的却只要一点点。搜购来后,都分门别类堆在西配殿。

  在齐王大忙特忙这些事的时候,蒯彻再次求见,又跟齐王在密室里叽哩咕噜了半天。

  蒯彻出来后,守在门外的季姜追上去,道:“蒯先生,蒯先生。”

  蒯彻停住脚步,回头道:“什么事?大王又叫我吗?”

  季姜道:“不是,是我有一些事想问先生。蒯先生,我知道你在跟大王说些什么,我只想问问,大王同意了吗?”

  蒯彻一笑道:“你小丫头懂什么?”说完转身就走。

  季姜道:“不就是劝大王背汉自立吗?”

  蒯彻猛地停住脚步,回转身道:“你说什么?”

  季姜一撇嘴道:“紧张什么!我又不会说出去。我也是和先生一样的想法,也劝过大王,可就是摸不清大王的态度。先生,刚才大王怎么说?他同意了吗?”

  蒯彻看着季姜,叹道:“丫头,难怪大王说你和别的女孩不同——可是,你难道没发现大王现在都在忙些什么?”

  季姜道:“忙什么?不知道啊,成天叫人找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把西配殿都腾出采堆放这些玩意了。打仗好像是用不着这些东西的吧?”

  蒯彻道:“打仗?哼!丹砂、雄黄、铅……这些不是炼丹用的吗?”

  季姜呆住了,许久,才猛地摇着头道:“不!不会的1大王不是这样的人,不会做这种荒唐事的!”

  蒯彻道:“我也不信啊,我认识他比你还早呢!可你看他现在这样子,跟他说什么他都心不在焉,不知在想些什么。唉……他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啊!对了,季姜,你在大王身边,你想想看,近来大王有没有接触过方士之类的人?”

  季姜道:“没有。哦,前两天倒是来过一个神神秘秘的黑衣人,样子冷冰冰的,自称什么‘沧海客’。大王和他说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我也听不懂。只是他们话里好像没提到什么神仙丹药之类的事啊!”

  蒯彻一顿足道:“那还不就是了?你以为方士都是直接打着神仙丹药的旗号来的?这正是他们的狡猾之处啊。山遥路远地绕过来,最后叫你堕入他的计中还不知道。

  唉!大王一世英明.怎么会……”

  季姜越听越心惊。

  蒯彻摇头叹息着走了。

  季姜走进密室,齐王正呆呆坐着出神。

  季姜道:“大王。”

  齐王“嗯”了一声,眼睛却没朝她看。

  季姜心里忧虑,走到齐王对面坐下来,看着他。

  好久,齐王才像是突然发现了季姜似的,道:“哦,季姜啊,有什么事吗?”

  季姜道:“大王,蒯先生的话,你考虑好了吗?”

  齐王笑笑,道:“哦,那个啊?小事。这两天我有别的事要考虑,等我忙完了再说。”说完,又两眼望着前上方,出起神来。

  季姜看着齐王,想说话,却又不知该说什么好。坐了一会儿,又烦闷又难过,只得站起来向外走去。

  沉思中的齐王一点也没发觉她的离去。

  季姜坐在花园的池塘边,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倒影:一个又黑、又瘦、又小的女孩,相貌平席,惟一略有可取的那双明亮的大眼睛里,却又有着和年龄不符的忧郁。池边的垂柳、假山都在水中有着美丽的倒影,惟有自己的倒影那么丑。唉!

  那个风度翩翩、气宇轩昂的国王,怎么会在意这样一个丑丫头呢?可她却在意他呵……齐王啊,齐王啊,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啊?她叹了口气.想起身离去。

  突然.她全身一震,两眼死死地盯着水中的倒影。

  对面的假山倒映在水中,假山上站着两个人,一个头带紫金冠,依稀就像是齐王——可刚才她明明看到齐王正坐在他的密室里苦思冥想;另一个,瘦瘦小小,看不清,可她有一种可怕的直觉。

  她吸了一口气,慢慢抬起头。

  对面的假山上,齐王就站在那里,搂着一个瘦瘦小小的女孩的肩头。那女孩又黑、又瘦、又小,相貌平常,但有一双明亮的大眼睛。

  她觉得全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那个女孩,简直就是她在镜中看到的自己!

  那个“齐王”开始说话了,晴空丽日,周围静谧无声,所以她听得清清楚楚。

  “你明白了吗?”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季姜心里在大喊,身体在发抖。

  李代桃僵!

  偷天换日!

  “我明白了。”那一个“自己”点点头说道。

  天哪,连声音都一模一样。

  季姜呻吟一声,昏了过去。

  昏过去之前,她恍惚看见有光芒一闪。

  醒来时,齐王坐在她床边。

  “好点了吗?”齐王关心地问道,“好点了?我扶你起来喝药。太医说你惊吓过度,开了药,已经熬好了。”

  季姜点点头,勉强坐起来,齐王扶住她,在她背后垫了个枕头,又端过药来,亲自用汤匙喂她。

  季姜一边喝,一边牙齿不停打架,磕得汤匙不停抖动,里面的药汁都溅到齐王崭新的锦袍上了。喂完药,齐王放下药碗,拿丝巾为季姜擦了擦嘴角,再揩了一下自己的锦袍,道:“到底怎么啦?莫名其妙地昏倒在池塘边,把我吓了一大跳。”

  季姜怔怔地靠坐在那儿.过了一会儿,才道:“我……我看见了……看见了……”

  忽然扑到齐工身上,“哇”地一声大哭起来,边哭边道,“大王,我怕……我真的好害怕……”

  齐王轻拍她的背,柔声道:“别怕,别怕,慢慢说。我是齐王,没有咱们对付不了的事。”

  季姜哭道:“不是的,不是的.这次连你也对付不了的。他们……他们有了跟追风一模一样的马,有了……跟你一模一样的人,还有……还有跟我一模一样的人。我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他们在战场上打不过你,就……就用这阴险的法子……他们知道别人都不敢正眼看你,更不会怀疑你的真假,只有……只有我跟你没上没下……只有追风不认衣冠只认人。大王,我好怕,我好怕啊……假如有一天,他们把我们全都暗中替换了,谁也没法发现。我们死了都不会有人追查……大王,大王,我们怎么办?”

  齐王听了半晌,忽然展颜一笑,道:“季姜,我明白了。别哭,没事,真的没事,相信我。”

  季姜泪眼朦咙地看着齐王,道:“大王……”

  齐王道:“好了,你睡吧,不会有事的,放心。而且我可以告诉你,将来你一定会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睡吧!”说着拉过被子给季姜盖上。

  季姜却向里一缩,泪水未干的眼里露出戒惧的神色。

  齐王一怔,随即笑道:“你怀疑我是假的?我还要怀疑你是假的呢!蒯彻给我看相的事我只对你说过,他说我‘相君之面,位不过封侯,且危险不安’,还有呢?”

  季姜心里松弛下来,道:…相君之背,贵不可言’。”说完不好意思地笑了。

  齐王轻轻拍拍她的脸蛋,道:“小丫头,记性倒不错,好啦,乖乖睡一觉,别胡思乱想了。”

  说是别胡思乱想了,哪能真不想呢?乱七八糟想了好大一会儿,才渐渐睡着,又净是做噩梦。一会儿梦见成千上万匹一模一样的追风马挤在马厩里, 自己拼命要找出真的,却怎么也找不着;一会儿梦见齐王微笑着看着自己,然后慢慢从头顶撕下整张脸皮,里面是一张青惨惨冷冰冰完全陌生的脸;一会儿梦见王宫成了荒草丛生的废墟,只有几只野鸡在其中漫步觅食,她站在其中,又孤单、又恐惧……五月,那个神情冷漠、面容瘦削的黑衣人又来了。

  自从被蒯彻提醒,季姜就对这黑衣人满心反感。可齐王依然待他很客气,季姜只能憋着气看着。

  "我主人同意了。”黑衣人道,“我把你的话转告给他,他似乎对你发生了兴趣.很愿意见你一面。”

  齐王似乎在意料之中的样子,道:“什么时候?今天能去吗?”

  黑衣人道:“可以.不过今天我们未必到得了,顶多能到海边吧。”

  齐王道:“海边?”

  黑衣人道:“我主人住在海中一个岛屿上。”

  齐王恍然大悟地点点头,道:“怪不得你用的化名都带一个‘海,字。那我们该先到海边哪里?”

  黑衣人道:“芝罘。”

  季姜越听越疑心。

  当齐王出来吩咐人备好马车时,季姜跟过来,悄悄地道:“大王,你别去。”

  齐王道:“为什么?”

  季姜道:“我看这个沧海客有问题。”

  “哦?”齐王回过头来,“有什么问题?”

  季姜道:“他在把你往邪路上引。”

  齐王道:邪路?”

  季姜道:“秦始皇出海寻仙,就是往那个方向去的。”

  “唔——”齐王若有所思。

  季姜道:“大王,秦始皇东巡,到过最多的山,就是芝罘山,那上面还有秦始皇立下的两块颂德碑,我们齐国人都知道。他自己出海,还有派徐市、卢生、侯生他们出海求药,也多是从这里出发的。大王,我有种不祥的预感——你别去了,好不好?”

  齐王摸摸季姜的头发,又轻轻拍拍季姜的脸蛋,笑道:“别担心,我不是秦始皇。”

  (本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