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匣打开之后》46.命运

 

  欧阳琼的救生潜艇坐沉在海底的泥沙中。她与尘世隔绝,仅仅靠艇内的能量—藻类—食品制造机过活,已经二十多天了。她并没有能找到孔星的贾杜金。

  一架缩微资料信息库被搬到救生艇上。相当于北京图书馆和美国国会图书馆全部藏书的全息压缩底片供女学者一人分析研究用。按说,她不会感到寂寞。一个现代化的海底鲁滨逊,开始在她狭小的领地和众多的便利条件下生活了。

  欧阳琼做过自己的心理学测验。她的情绪平衡性和稳定性很好。长年独身生活,使她并无孤寂感和压迫感。连续紧张思考后,一个休息学习机会委实难得。欧阳琼打算把迄今为止的人与西米战争资料全部处理一遍,从宏观决策论和博奕学角度推断这场特殊战争的前景。

  ……女学者渐渐陷入无穷尽的思考。她的思想在立体化的大空间内飞驰。她时而把自己摆在西米决策者的位置上,时而把自己当成地球上的各种人。她编制出模型,又抹掉模型。她追索科技的发展史,也探求人文科学的未来。她有时凭直觉,有时进行演绎推理和数学运算,大部分时间是同信息机终端对话,进行创造性的立体思考。她思想中时时迸射出智慧的火花,把昏暗的海底照得雪亮。

  有时,她也想到郭京京。她有一种淡淡的伤感。一些和自己的男人思想相通,但性格上冲突的女人往往有这种伤感。思维和性格毕竟不是一码事。

  在单调的环境中思考了二十多天后,欧阳琼突然获得了升华。她的思想把分布在许多学科、许多层次和许多理论上互不相关的知识和事件联系起来,她发现了宇宙中的新规律!

  她极为兴奋,真想打开压缩空气阀,排除压舱海水后,把小艇升到海面上,用无线电向全世界广播。她还想死死抱住那骄傲的海军中校说:“看你妻子是何等样伟人!”(他一定会说:“我只要一个老婆,而不计较她是伟人还是凡人。”)她想对所有人讲:地球人大有希望!

  欧阳琼稳定住自己的思路,很有节奏地用光笔在倾斜的电脑屏上记录下自己找到的规律、公式、数据和结论,她紧张而兴奋地写着,甚至哼着一支舞曲。她这个偷窃精神天火的普罗米修斯,一点也不畏惧宙斯的惩罚。

  正当她记下自己酣畅的思路时,一团三维全息像出现了,它由模糊变为清晰,是欧阳琼熟悉的孔星的贾杜金语言。现在,她甚至不用翻译机便可以同孔星人对话了。

  “欧阳琼,停止你的思考。”

  “为什么?”

  “你懂得太多了。”

  “那又怎么样?”

  “每一种新思想和新发明的出现,都会扰乱旧的平衡。宗教战争、法国大革命、核子知识和生化遗传都冲击了人类。”

  “那是进步!”

  发展太快会畸形并衰老,你们维纳的控制论也这样说。”

  真是奇怪的逻辑!她争辩说:“如果你们以为这逻辑适合于你们的世界,请不要用它来约束我们地球人。我们要走自己的路,即使头破血流也义无反顾。”

  全息图消失了。贾杜金们再次因欧阳琼的顽强而感到困惑。

  一阵子沉默后,孔星人又说话了:“根据你们超未来学家拉帕尔先生的理论,十万年内人类要消亡和再生七次,欧阳琼,你何必认真呢!”

  “当初的南方古猿要是不认真地跳下树枝,拿起一块石头当工具认真地敲打一下,今天的人类也不配同你们一起用全息机对话了。”

  “今天的你真比在大自然中的古代人更幸福吗?”

  “当然如此。”

  “你不会放弃你的追求了?”

  “是的……”

  欧阳琼话未说完,便感到一阵晕眩。奇形怪状的全息图向她扑来,各种色彩的快速变化时而使她兴奋,时而令她疲劳。冷色、暖色、亮色、暗色,交错辉映着她的视网膜。她闭上眼睛,但视神经中枢依然反映出颜色来,它们是思维的颜色……不久,欧阳琼便感到恶心,呕吐后头依然昏昏沉沉。她双手抱住抉要炸裂的头,还是摆脱不了颜色。杏黄的暖色和靛蓝的冷色,令人神秘空虚的黑色和刺激人发狂的血褐色……她大叫一声,昏迷过去了。

  欧阳琼醒来时,意识到自己已处在贾杜金们的中间。他们是那样苍老,皮肤皱纹很深,目光浑浊,青筋突起。他们都披着黑色的袈裟,长着智者的高额和长下巴。他们是一群年高道深的宇宙僧侣。

  “你感觉怎么样?”一个似乎年龄最大的老者问。他说的是中国话,欧阳琼并不惊奇。

  欧阳琼仔细地看了看四周,才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石床似的平台上。她衣裙很薄,但丝毫不冷。“一种思维自我适应温度。”她想,然后向老者点点头。

  “欧阳琼,”老者又说:“你的智慧和你的勇毅,证明你是个不平凡的人。因此,没征求你的同意,就把你带到我们中间。我们将前往许多未知的星球和未知的世界。你会得到前所未有的知识和信心。同意吗?”

  女学者猛地扑向舷窗,万星之中,她熟悉的太阳系已经遥远而模糊了。她转向那群劫持她的老人们:“我要是不同意呢?”

  老者善良地抚摸着她的手,一股冰凉的生物流迅速流经她的全身。她仅仅来得及想:哎呀!我的世界和我的欲望,我的郭京京……然后便感到一片空寂和肃静。她的所有知识和智力仍然存在,但她还是搞不清自己少了点什么。

  少了什么呢?那便是生活在人间的所有喜怒哀乐。

  老者拿了一件黑色袈裟,向她走来,她躲开了。她还挺任性,她说:“人类虽然有希望,但是很危险。”

  “是的,石斑的舰队正向地球杀来,他们是贝亚塔西米的族人,正准备毁灭地球。”

  “为什么不阻止他们?”

  老者打开了深远空间的天图,指着一个区域说:“我已经通知志愿者,去NGC5116天区拦截石斑舰队了。”

  他浑浊的目光,有种令人信服的压力:“会有英雄们去的。”

  欧阳琼无言了。她接过了贾杜金老者的袈裟披到身上。

  她转身向透明的舷窗外望去。广漠的、隐藏着无穷奥秘的星空向她扑来。认识未知世界的激情电火般地闪过全身。欧阳琼高扬起双手,向着深邃、博大、辉煌的太空,默默地在心中说:“宇宙啊!我要拥抱你。”

  其他人没有欧阳琼的运气。他们真知道了她的生活,也未必向往。土耳其商人肯雅·拉达姆照旧做他的买卖。虽然他在西米战争中捞了大钱,但财轮常转,又有几笔投机生意蚀了本。气得他索性用巨款买下了地中海上的斯科皮奥斯岛。这个著名的希腊海岛是当年船王亚里士多德·奥纳西斯的私产,一九六八年,这位船王就在该岛同肯尼迪总统的漂亮寡妻杰奎琳·肯尼迪结婚。一个半世纪后,肯雅按伊斯兰教规,同他的四个老婆在青山碧水的岛上厮混。他脾气暴戾,害得阿拉伯血统的黑眼女人常常掩面而泣。

  路易莎·吕西安算是嫁了个好丈夫。西蒙·威特曼先生规规矩矩。德国人干什么都认真,连当丈夫也如此。逢年过节、生日、结婚纪念日,他总忘不了买巧克力大蛋糕和玫瑰花,大街上见了漂亮姐儿,也是先看路易莎的脸色后才打分。两人唯一的争吵是要不要孩子。德国人说“要”,法国人说“有孩子你哪里会这么孝敬我。”

  汤姆逊博士的候鸟舰队命运难测。他们最后的航速接近光速。所以,无线电讯追上他们要很多年。在这段时间里,他们并不知道由于宇宙间的见义勇为和阴差阳错,地球人已经由苦难中获得了解脱。他们继续怀着不达目地誓不罢休的气概深入宇宙……

  唯一倒霉的是山克维支先生。那天,他多喝了几杯苦艾酒,一个人在满地垃圾的哈莱姆区转悠,想揣摸着怎么赚黑人和波多黎各人的钱。一枝手枪清脆地响了一声,把一颗含水银芯的子弹打入钱商的心脏,子弹在肉中翻滚爆炸。犹太银行家一声没吭就扑倒在瓦砾堆上。他甚至来不及想巴尔扎克的一句至理名言。

  “当你算计攒的钱数有多少时,最好还是先数数你活的日子有多久。”

  【完】

  198O.6.14初稿于兰州

  1981.6.4二稿于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