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匣打开之后》35.转折

 

  他们呆在埃尔斯米尔岛的冰海下面三个月了。

  这段时间,地球的变化真是翻天覆地。“札陵”号潜艇将贾杜金们的信息通过天线浮标发射出去。复杂的配方送入医学中心,不久,治疗免疫病的特效药生产出来了。绝大部分病人获得良好治疗,终于痊愈。西米的恶毒计划归于失败。

  天线浮标把卫星转播的万众欢腾场面送到了海底。“札陵”号的全体乘员和地面上的人们共享了胜利的喜悦。欧阳琼和郭京京还享受了爱情的幸福和甜蜜。

  好景不长。

  天线浮标又接收到更坏的信息:人类丧失了生气勃勃的进取精神,变成了一群庸俗不堪的小市民。他们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吵得面红耳赤。他们宁可钓一天鱼也不愿读一页书。

  他们觉得一顶旧毡帽比一顶博士帽漂亮得多。实验室积满灰尘,图书馆被白蚁蛀朽,精密仪器被打碎,变成了魔方一类老少咸宜的玩具。人类仿佛被吹入一种使他们迷失方向的霉气,人类中了邪。

  噩耗传来,“札陵”号的将士们黯然伤神。虽然看不见的干扰波——大家正确地判断出是西米们施放的思维干扰波——还无法穿透冰层和海水,大家一时还不要紧,但是,他们深深为人类的命运担忧。

  “札陵”号不能返回水面,只要一浮出冰层,所有的人都会象被做过脑前额叶白质切除手术一样,丧失思想,变成白痴,变成机器人。

  必须拯救人类。

  只好再去求贾杜金们。

  欧阳琼在大厅中重新集中意念,在她思想的苍冥中呼唤孔星上的智者。

  一片寂然,似乎贾杜金们忘却了这个大厅,放弃了这片飞碟停泊站,它是那样空荡荡地,象座墓穴。

  无论怎么努力,无论试用什么方法,都找不到贾杜金们。

  他们也许正象自己奉守的宗旨那样,云游四海去了。他们不管地球人的事了。他们消失了。只有穹窿中的飞碟,表明他们曾在地球上存在过。

  人们绝望了,他们的心冷却了,象头顶上的北冰洋的冰。

  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回到水面,回到那个虽能饱口福,但却没有思想的世界;还是在水底坚持,当冰海下的鲁滨逊。

  他们决定继续呆下来,宁死也不当干扰波的俘虏。他们的行动是向西米统治地球的野心挑战,尽管这种消极行动没有打击力量,它却是人类不屈的象征。

  连欧阳琼和郭京京的爱情也被“札陵”号悲壮的行动埋没了。他们没有举行婚礼。他们象其他乘员一样忙着制造食品,整理资料,研究新的途径,等待出现奇迹。

  他们的爱情相当脆弱。一定是他们的血液中有相剋的成分。只有当他们用思维网络连在一起时,他们才互相理解;一旦分开,竟形同路人。郭京京并不爱欧阳琼这种性格,欧阳琼也太爱指挥郭京京了!怪不得世界上有那样高的离婚率,原来并不是随便找上一个人都能白头偕老的。也许性、爱情、婚姻真是不同的三码事。而且,根据范·克劳森这个荷兰爱情心理学家的统计,个性越强、能力越强的男女找到合适的配偶越困难。

  他们就在恩恩爱爱、吵吵闹闹之中度过了冰下的日月,直到……

  奇迹出现了。

  那一天,冰下鲁滨逊们又集聚到电视前,看看地面世界上毫无希望的呆板日子:人们照例喝茶、打桥牌、看看电视、和相好厮混,无所事事。

  突然,平地一声雷,把世界惊醒了。

  人们先是呆住了。然后,号啕大哭。又过了一会,便狂乱地冲向研究所、医院、律师事务所、大企业、金融中心……

  他们翻开积满尘土的书和文件资料,象疯子似地看起来。连那个死气沉沉的机器人播音员也换上了娇艳夺人的诸田泉小姐。她用激动的调子说:“人类终于结束了可怕的冬眠,该轮到西米们尝尝我们的厉害啦。”

  究竟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