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匣打开之后》31.猫捉老鼠游戏

 

  “札陵号”在海流汹涌的水下潜航整整半年了。它使出浑身解数,几乎搜遍了太平洋和大西洋下的沟沟坎坎。它是在南大西洋沉没的老“博斯腾”号的姊妹船。通常,这类深海考察潜艇都用中国的高原湖泊来命名。

  郭京京和欧阳琼都在这艘核潜艇上面。他们的任务是尽一切努力寻找人类有记载以来的那些UFO的归宿。不管那些飞碟来自哪个星球,反正它们起码对我们地球社会采取了善意的态度。“札陵”号希望能找到它们,即便不结成联盟,也尽量获得一些新的知识和能力,为最后战胜飞碟另辟一条路子。

  抛开任务,深海旅行倒也富于传奇色彩。海底和大陆一样,也有平原、山脉、高原和裂谷。海洋哺乳动物、鱼类、海藻、珊瑚、浮游生物和甲壳类的虾蟹繁衍穿行其间,构成了传说中的水晶宫。

  海洋也象大陆一样,有它繁华热闹的地方,那里大半是在大陆架和温暖的浅海中;海洋也有自己荒瘠的山谷和沙漠,那里多是些深海平原和海沟。只有孤零零的鮟鱇点着“灯”在守株待兔。

  “札陵”作为一般科考船和寻宝船也许满够了。因为它在明确的地点和明确的任务下是胜任愉快的。但用这一叶扁舟在茫茫大海中寻找什么外星客,也真有点勉为其难。因为任务本身就是含糊不清的。它来自含糊不清的思想,甚至被严肃学者称之为“幻想”的基础上。

  外星人(除开这帮“坏人”之外的)会在海洋中吗?他们究竟在哪处海底设置自己的固定基地呢?基地是在海底表面还是海底地层深处?话虽如此,只要有一分希望,就要付出十分努力。那许许多多伟大的发明和成就,当初不也是海市蜃楼!只要他们不在第四维或其他什么空间,就应该去寻找他们。

  “札陵”号倚仗它的优越性能,搜索着几乎每一平方米海底。它发现了许多海底古文物、运宝船的残骸、新的海底矿藏点,纠正了许多海图的测绘错误,捎带地完成了大量海洋物理、海洋化学和地质学的工作。它的副业丰收了,任务却毫无着落。

  北大西洋的魔鬼三角、太平洋日本南部的“鬼海”,以及根据历史飞碟分布密度图推演的一些敏感海域都搜遍了,什么也没找到,仅仅在军事海图上增添了几座大国的秘密海底城。这样,甚至连郭京京中校都绝望了。

  大海捞针就够艰难的了,而且,这枚针还埋在海底的泥沙中,甚至,这枚针的存在本身都是疑问!

  一天,吃过晚饭后,郭京京和欧阳琼摆开了围棋。围棋是东方人锻炼智力的游戏,他俩棋逢对手。

  海军中校摆了一个苦心琢磨的新颖布局,企图将女学者诱入圈套。欧阳琼笑笑,信手把白子放入其中。一会儿,棋盘上的黑白子形成犬牙交错的形势,郭京京的眉头皱起来。

  欧阳琼打开了舱中的空气过滤器,点上一支烟:“不妨碍你吧?”

  “随你便。我觉得抽烟是女人男性化的体现。”

  “谢谢,有些女人男性化往往是环境使然,她所寄托的人不想当个男子汉,她只好自己打江山。”她随手封住了郭京京的一片棋,那片棋显然“死了”。

  “你呀,一心只想往前冲,该搭的窝也保不住。”

  郭京京没抬头:“非搭你这窝才牢靠吗?”他终于点“死”

  了欧阳琼另一片棋。

  经过长时间搏杀,棋盘占满了。他俩的唇枪舌剑也斗得疲倦了。欧阳琼扫了一眼黑白相间的棋盘:“还有一个子,你点上就赢了。我输你那支钻石发针,不管谁戴上,我敢说她不如我……”

  郭京京点上了那颗棋子。他赢得真艰难,欧阳琼杀出他一身汗。“找老婆并不是要找个处处都强的女人。”

  两个人沉默了几分钟,各想各的心事,而眼睛却盯着摆满棋子的棋盘。突然,两个人都叫出声来:“有门了!”

  “你说在哪儿?”军官问。

  “我想,我要是外星人,躲在哪儿最安全、最清静,我就选在那里。”

  “地球海洋上有这块地方吗?”

  “我们试试看。”

  很快,电脑就显出了全球海图。代表棕色的船舶航线乱丝般地纠缠在蓝色的背景上。当新的指令输入后,上个世纪的和五百年来的轮船航线又和棕线叠加起来,密如茧丝。最后,是各次海洋考察和探险的白线。把最密集的区域剔除后,图上只剩下了不多的几块区域。

  其中较大块的是北极海和南极洲周围的海域,较小块的有:东太平洋复活节岛南方的查林杰海底断裂带和费尔南德斯断裂带之间的海区、南印度洋的阿姆斯特丹岛以东海区和布维附近海区、南大西洋福克兰群岛以东海区和加拿大北方埃尔斯米尔群岛周围一小块。

  郭京京看着女学者:“你总是神机妙算,说说吧。”

  “你不也以神童自居?”

  “好,说就说。在这里。”郭京京的手指在复活节岛南方划了个圈。

  欧阳琼却在地球对趾点、埃尔斯米尔岛以西的地方敲了敲。

  “打个赌吧。”海军中校建议。

  “我可要个大输赢。”

  “只要办得到,全力以赴。”

  “我要个人。”欧阳琼狡猾地笑笑。她的笑容总是透着虚假。

  “我能拿出的只有自己。"“我就要你。”

  “输了呢?”

  女人没回答,她的直觉相信,自己是输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