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向人马座》24、秋天?还是春天?

 

  "东方—前进号"联合宇宙飞船胜利返航的消息轰动了全世界,这是不待言的。从他们进入太阳系的疆界——冥王星的轨道上,立刻拍来中微子电报,七天之内,全世界有多少人要求到宇航城来亲眼目睹这盛况啊!虽然,这些年头,宇航事业已经是那么发达,去月球就象到疗养地一样方便——事实上,真的在月球上开了一所疗养院,利用它的六分之一的重力来治疗心脏病患者。但是这两艘宇宙飞船深入宇宙空间达一光年之遥,并且在亚光速飞行中实现了对接,这是轰动新世纪的一件大事!

  宇航城由于宾馆的限制,不得不谢绝了许多外国朋友的访问。但是专业的宇航学家、高能物理学家、天文学家等等,仍然蜂拥而至。我国三十个省市自治区代表也云集宇航城。在2004基地四周,甚至搭了最现代化的临时帐篷。几百部电影机和电视录像机对准了火箭发射场。

  人们都在议论九年前的事故。是的,一次"失事",其结果却变成了丰收,他们在九年的航行期内一定积累了不少科学资料,为研究宇宙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人们纷纷赞扬,只有我们社会主义中国具有这种把"灾难"消化、变为"收获"的能力。哦,九年前,"东方号"突然飞走的时候,世界上有多少报纸报导过这场事故啊!"本世纪的伟大工程——'东方号'毁于一旦"、"火星实验室面临巨大威胁,预定输送给养的'东方号'失事"、"机器人间谍破坏。三名中国青年被放逐于太空"……啊,读读这些报纸标题!有的惋惜,有的同情,有的幸灾示祸,有的讪笑。可是九年后的今天,全世界的报纸不得不震惊于"东方—前进号"的胜利返航。有的不知从什么地方找来继恩、亚兵、继来的照片——当然是九年以前的,登在报纸上云启然,躲在阴暗角落里咬牙切齿的人还是有的,甚至有的报纸也这么写:"是骗局还是真实?——尚待揭晓。传闻九年前失事的'东方号'宇宙飞船竟无恙归来"……

  一周之内,这桩大事占领了全世界报纸的头条。在宇航城,也显示着极其繁忙的景象。只有这桩大事的中心——2004基地,是冷静的。三重激光、雷达和高压电流保卫着基地。最近一圈的欢迎者也在十公里之外。邵子安和霍工程师已经住到基地上,总指挥也经常来,钟师长也来了。齐政委和他的助手——小凌和小杨更是忙得没有一点休息:要保证返航的安全哩。

  "东方—前进号"联合宇宙飞船是在入夜以后进入地球大气上层的。它们已经变成地球的人造卫星。世界各地都有许多人看到这颗十分明亮的星星——它几乎有心宿二或者大角星那么亮,在夜天空中缓缓掠过。它们绕了地球一圈,又绕了一圈,同时利用地球大气层的摩擦来减慢自己的速度。拂晓时分,联合飞船在太平洋上空,日本北海道和北部四岛的许多渔民都看到它们,的确象一个巨大的"H"字;然后是朝鲜北部的气象哨的科学家工作者;到达沈阳和铁岭上空的时候,天已经亮了,事后许多小学生的作文里写道:"我早上起来,一眼看见一架有两个机身的怪飞机在头上飞过,没有声音,但是尾巴上留下一道白烟……"

  联合飞船大体上是沿着纬度线自东向西飞行的。早上七点正,它们飞过银川市上空时,已经低得让地上的居民看清楚鲜红的两行大字:"DONGFANG"、"QIANJIN"。

  联合飞船一在宇航城的地平线上出现,立刻带来了响彻云霄的鞭炮声和锣鼓声。国际友人举着花束,用不同的语言欢呼在他们头上掠过的飞船。在场的人都看到这样的"特技":联合飞船到达基地上空的时候,稍稍往上一翘,原来斜躺着的"H"字摆正了,然后慢慢下落——仿佛是蹲下来似的、这样两艘飞船都直立在基地中央。

  穿着轻便宇宙服的六个宇航员分别从两个舱门走出来。

  发射架电梯边,立着霍工程师和小凌、小杨。当年是他们把"东方号""送"走的,如今他们也担当迎接远征的人们胜利归来的职责。

  "啊,都长大了!"霍工程师高兴地喊道。

  继恩满面笑容地说:"谢谢你!"

  他们一一握手。霍工程师指指电梯脚下:总指挥、邵子安、钟师长、齐政委,还有宇航员的所有家属,包括继恩和继来的远在上海的姥姥,全都立在那儿。远处,是一大团一大团连接到天边的黑压压的人群,象一片爱不到头的海洋。他们看见花束在舞动,红旗在招展。他们的眼睛润湿了。于是快步走进电梯。

  一冲出电梯,继来马上扑到爸爸的怀里。啊,她日夜思念的爸爸老多了,头发差不多全部染白,皱纹也爬满两颊,她忍不住热泪盈眶。一个颤巍巍的老太太喊道:"眯眯,让外婆看着侬……"她抬起头,咦,姥姥,她又扑了过去。但是姥姥把她的脸捧着,眯着眼睛,说:"我看看(被禁止)哪能样子了?暧,大姑娘了哇!"

  "好出门子咯!"也会说上海话的齐政委打趣道。

  亚兵立在他父亲面前,感到有点拘束。他也看到父亲苍老多了,但是精神还是十分望砾。父子两人差不多一样高,一样魁梧、结实。他旁边站着若红。钟师长春风满面说:"亚兵,认认这个妹妹!"

  "早认过了!'塔红吃吃地笑着说。她又跑开去,拉着业中回来,说:"见见爸爸。"

  "我也早就见过。"钟师长哈哈大笑着说。

  继恩和岳兰立在总指挥面前。岳兰敬了个礼,说:

  "报告总指挥,我把邵继恩全须全尾带回来了。"

  "这丫头!"总指挥笑得脸上开了花。他打量着继恩,亲热地用拳头轻轻打他的肩膊,回过头来对邵子安说:"我说过吧,这样的小伙子在任何天涯海角都不会垂头丧气的——他长大了,是不是?"

  "是。"继思响亮地回答。

  "你们把整个青春献给了宇航事业,"总指挥也显得十分激动。"应该得到最高的奖赏……不过,先回家休息休息,我派医生检查体格。一个星期以后……"

  谈话嘎然止住了。总指挥又招呼着继来:"哭够了——真是!小小的喜悦让人笑,巨大的喜悦让人哭,这是再也不会错的。看我们继来长成一个多漂亮的大姑娘!小花豹死了,真可惜——它是星际航行事业的殉道者。小凌,赶明儿你给继来送一只漂亮的小狼狗来!"

  继来噗啼笑了。亚兵插嘴说:"报告总指挥,邵继来同志长大了,不要小狗……"

  总指挥踱了一步:"是你,亚兵!你不报告宇航的经过和收获,却报告:邵继来同志长大了!你不报告,我也看得出来。晤,也许你还有话藏在心里……"

  总指挥忽然站定了,环顾在场的人,用低沉的但是不容反驳的声音说:"上汽车,各回各的家。在我派医生给你们检查以前,一律不许出门。"

  不用说,汽车是在四十二公里的夹道欢迎中驶过的,但是为了保证宇航员早点休息,已经布置好标兵线,因此,汽车可以开到每小时六十公里。在汽车里,继来又一次扑在爸爸身上,把脸贴着爸爸的脸,满脸是泪。

  继思十分专注地看着车外:杨树叶子的末梢已经有点发黄;透过杨树空隙,可以看到,高粱穗的尖顶已经发红了;还飘来桂花的香底"气候异常!"他心想。按照"东方号"上从来不曾停摆过的时钟,今天是四月一日,可是大地上却是一片秋色。"或者是人工改造气候的结果?现代科学技术什么都能办到——我们落后了八、九年,别闹笑话。但是不知道把春天改变为秋天,到底有什么好处?夏天不要了?……"他在飞快地动着脑筋,他担和星兰谈谈。但是岳兰跟他不在同一辆车上。

  继恩回到家里,洗了澡,换了衣服,也仍然思考着这问题。有重力的生活使他很不适应,很容易感到疲倦。于是他坐在靠窗口的沙发上,继续望着院子里的景色,那儿,——畦菊花正在盛开。

  不知什么时候,邵子安已经站立在他后面。他感觉出来了,转过头去。

  邵子安拉着儿子的手,并排在沙发上坐下,亲切地说;"你真长成个大人了!二十七——我没有记错吧?对了,明天就是你的生日,该给你做寿面吃。"'

  继恩差点儿没跳起来。在亚兵、继来面前,他是冷静沉着的大哥哥;在父亲面前,他又是一个毛手毛脚的大孩子了。

  "我生日在九月三十日——国庆节前一天。"

  "怎啦,孩子?"邵子安不解地说。"后天不正是国庆节吗?你看人们都在准备庆祝,排练节目……"

  继恩定睛看了看墙上挂的日历钟,跟宇宙行船舱内的那只完全一模一样。上面端端正正显示着;九月二十八日上午十一时十三分。

  哦,他明白了!一定是在绕黑洞高速旋转和回来路上的亚光速飞行里,时间过得慢了。这是著名的爱因斯坦推算过的效应:以接近光速的速度飞行的物体,时间会变慢的。正是这个效应,使继恩错把秋天当作春天。

  邵子安看到他在沉思,不解地问。"孩子,怎么啦?"

  继恩笑了笑,说:"爸爸,我又学到了一点知识。"他把飞船内和家里两个日期的误差的事情说了。

  "在将近九年的飞行期间,你赚了半年。"邵子安笑着说。"这就是相对论对你的奖赏吧!休息休息,再谈别的。你知道,这九年来我最担心的是什么?我一点不怕你没有随机应变的能力,我知道,无论在什么意外情况下你都会克服困难的。我只对一件事情感到后怕:'东方号'是为了到火星上去的,它可能不适应于恒星际飞行,任何一个设备出了故障,就一切都完了。"

  "不,"继恩喊道。"爸爸,你设计的宇宙飞船,好极了,好极了!下一次我还要驾驶你设计的飞船,到更远的星际空间去。"

  邵子安赞许地点着头.他的心中翻腾着九年来每一个日日夜夜对儿干和女儿的思念之情。"下一次!"他还活到看见儿子从更远的星际空间归来吗?也许……但是,纵使不是邵继恩,人类终归会世世代代干下去,勤奋地开拓着宇宙空间,深入探索宇宙的秘密。人类,不光是大地的主人,也应当是宇宙的主人,这个理想正在变成活生生的现实。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