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向人马座》17、稠密的星际云

 

  "东方号'"上的三个乘客,一点儿也没有料到,他们不久又陷入一场灾难之中。

  亚兵每天测量航向,"东方号"仍然在一点点偏离开原来的航向,但是每天偏离还不到目分之一弧秒。他的望远镜,现在大部分时间是对着飞船的正前方,他希望能遇到一颗什么星。他十分信服继恩的分析,只要利用一颗星的引力,他们的宇宙飞船就可以绕个圈子,折回原路上去。

  但是在"东方号"正前方,什么星也没有。最初,亚兵心想,这当然是意料之中。因为离太阳系最近的三颗恒星,都在飞船的左舷侧面。在人马座方向,他翻遍星表,也查不出有一颗比较近的恒星在"东方号"目前的航向上——这一带正好是全天恒星最稀疏的区域之一。宇宙飞船已经离开正对银河系中心核的地方,目前离开银道面①已经将近十度。①银河大体上是一个圆圈。它所形成的面叫银道面。离银道面十度,就是离开银河中央线约十度。

  于是,亚兵把望远镜头对着正前方,采用长时间曝光的方法:二十四小时,四十八小时,九十六小时……他充分发挥了空间天文望远镜的优点。但是底片上还是一个星点也没有,干脆是一片完完全全的漆黑。

  这倒使得亚兵大为惊异。他认为,任何方向都应该有恒星的,只不过多数恒星都非常遥远,我们看不见罢了。而如果一个天区在用尽最优良的望远镜摄影方法也找不到一个星点的话,那末,这个天区准是有一个暗黑的物体,挡住了它背后一切发亮的天体的光线。

  这暗黑的物体是什么?暗星云?黑矮星?或者是……黑洞?

  这些思想来到他的脑子,使他出了一身冷汗。他已经决定了,要向继恩学习,在没有深思熟虑之前,不作轻率的结论,而且他也不愿意在同伴中——尤其是继来心中引起情绪的波动。他一天天观测着,摄影,用摄谱仪拍摄光谱。当然,在正前方天区,任何光谱带都没有拍到。

  亚兵越来越没辙儿了。

  这时候,继恩主动找他来了。

  "有什么发现,天文学家?"继恩情绪还是很好,但是一双深避而明亮的眼睛却带着惶惑的神色。

  "前面一颗星也没有。"亚兵直率地说。

  "也没有辐射。"继恩犹疑不决地说。"除了超新星的方向宇南线略为多点以外,其他方向上宇宙线的数量和强度都是差不多的,唯独正前方,什么辐射也没有,简直就象一堵墙。"

  "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在前面挡住呢?"

  继恩凝视着亚兵的眼睛。

  "你以为是什么东西?"

  "难道是黑洞?"业兵蹦了起来,他立刻升到驾驶舱顶上,然后再反弹下来。

  "不。"继恩肯定地说。"如果黑洞就在前面,它的巨大引力会使我们的宇亩飞船加速。现在却没有。"

  "黑矮星?"亚兵继续猜测。

  "你是指那种耗尽了能量。不再发光、而且又个子很小的恒星?……不象。这可是不小的一片天区哩。"

  "那就只有可能是星际云了。"

  "嗯,"继恩思索着说。"不过这一定是一片十分稠密、但不很大的星际云,它背后一切天体的讯息都透不过来。"

  "但是我在书上读到,星际云的密度都是很小的,每立方厘米只有几十到几百个原子。"

  "物质的形态总不能这么整齐划一的。"继恩意味深长地说。"就假定这是一片稠密的、能够吸收一切辐射的暗星云吧……你测量过,离我们有多远没有?"

  亚兵摇摇头。

  "我用激光测这,离我们大约有一百亿公里。"

  "什么?"亚兵又跳起来,但这回继恩拉住他的天"不到三天的航程?"

  "是的。"继恩不动声色地说。"我们要作好准备,谁知道星际云里头有些什么呢?我们可能得经历一场严峻的考验。继来呢?……喂,继来,我们讨论一下。"

  亚兵轻捷地向载运舱"飞"去,他嗤的一声笑了。他向也靠拢来的继恩指点:原来继来正可笑地飘在空中,睡着了。

  继恩窜上去,拉拉她的袖子。她陡的张开眼睛。

  "你们可把我的梦给冲破啦。"她愉快地说。"我梦见,我们回到上海姥姥家,大家吃饭,有你,哥哥,还有亚兵……"

  她看见继恩和亚兵庄重的脸色,刹住了话头。

  "发生什么情况了吗?"她悄声问道。

  "我们开一个会。"继恩把她拉到驾驶舱沙发上。"还是扎好皮带。事情是这样的……"

  他简单说明当前的情况。

  "我估计,这是一片异常稠密的星际云,也可能是正在形成的恒星——只不过还没有发光,也没有发出红外线。但是,它仅仅外层是暗黑的呢?还是一直到中心都是这样?我们不清楚。另外,里面有没有湍流?我想总不会死水一潭……"

  "什么叫湍流?"继来双手托着腮,问道。

  亚兵代替继恩回答:"星际云是由气体和尘埃组成的。它内部很不宁静。它的密度不均匀,各部分湍动速度不一样,因此,有的地方稠密些,有的地方又稀薄些。可能形成一些局部的旋涡。"

  "我明白了,就象永的旋涡一样。"

  "总之,"继恩总结地说。"我们三天之内,就进入这片星际云。要认真对待。这不是空旷的宇宙空间,这是未知的物质世界。我们要同心协力,不管什么条件下都要努力奋斗,战胜困难。第一,大家要遵守纪纪律……"

  继来看了看哥哥,羞赧地一笑。

  "第二。各就各位。亚兵,加强望远镜观测;我负责测定辐射强度、引力、温度……继来,记录各种数据,还要与好日记……"

  "我天天都写的。"继来嘟着嘴说。

  "要详细些,精确些。"继恩认真地说。"我看过你写的日记:今天没有发生什么事,我们三个人读了一天书;亚兵吃东西时把软管食物挤到脖子里去了,大家大笑一场……"

  "不是每天都会碰到超新星或者星际云的嘛。"继来辩解道。

  "好了,"继恩和解地说。"写点儿生活场景也好。将来你可以出版一本书:《一个女宇航员的日记》……"

  "为什么'一个'?不是三个宇航员吗?"继来更正说。

  "这回可是继来占了上风啦!"亚兵高兴地说道。

  继来在一块玻璃屏幕上,用工整的字细心地写着日记:

  九月十四日——正好是我的生日!唉,还写这个干

  什么!我们钻进星际云三天了。这简直不是什么星云, 而是一缸粘液。什么星星都看不见了,只觉得我们前后左右全是汹涌的暗流,有时把我们的"东方号"往前推, 有时又往后搡,有时抛起,有时摔下。我们成了疾风暴雨中的气球。哥哥叫我记下'东方号'的速度,它老在变化, 一会儿是每秒42250公里,不几分钟,就成了41083公里,一转眼,又是43827公里了。亚兵也没法定位,因为他找不到一颗星星。但是我们感觉到"东方号"的方向时刻在变,是不是我们陷进了湍流呢?……

  九月十八日——情况还是那样。哥哥叫我每天记日记。我记些什么?亚兵吃了几块压缩饼干?我洗了个澡?亚兵给哥哥剃了头?宇宙空间的情况还是那样,我们是一只在汹涌波涛上航行的船……不,不,不是船,是潜水艇,因为波涛来自四百八方,而船,是浮在水面上的。

  哥哥早就下令把我们紧紧捆在沙发上了。现在到载运舱去拿食物或者上卫生间也很困难。你正"飞"着呢.冷不丁飞船向下一摔,头就在舱顶上撞得生痛。现这该死的星

  际云!

  九月三十日——明天就是国庆节了,地球上正干什么?挂灯笼?绷红绸子?准备文艺节目?我说我们也庆祝一番吧。哥哥说,行,每人唱一支歌,再谈谈心。今天哥哥自己揿了按钮,阅读了这半个多月我写的日记,想不到他会夸赞我:"行,够个作家的水平!"是讽刺呢,还是鼓励?我看不出。亚兵只是嘿嘿笑。傻家伙!可是他的心, 我能象X光一样看透……

  十月十二日——整整一个月!外面情况还是那样。不过哥哥说,问题有点进展。那是指的他的科学研究。地认为,电子仪器能把每一次颠簸、减速、加速、转向都记录

  下来,并且自动根据这些数字画出"东方号"在空间的运动曲线。可是我看不出来他怎么个画法。"东方号"不是在空间运动吗,他能用平面图表示出来吗?

  十月十五日——对了,就是全息电影!我怎么忘了呢?宇宙飞船里就有全息电影设备。全息照相可以照出它在空间的立体运动状况,犹如身临其境一样。哥哥今天试验了。我们在屏幕上看到自己的"东方号",在空间划出弯弯曲曲的轨迹,真象一条惊涛骇浪中的船啊!

  十一月十五日——这些天忙得要命!亚兵有了新发现了。他用一种什么极其精巧的仪器探明,包围我们的这团星际云发出非常微弱的红外线。无疑,星云已经开始向恒星转化了。一想到我们正在一颗恒星肚子里头,就浑身不舒服。不过亚兵说,这块星际云,还得过几千万年才能变成一颗恒星呢!那我就不在乎了。哥哥说,我们正在湍流中。这些湍流,很可能形成一个个小的疙瘩,小疙瘩逐渐增大,就是围绕未来恒星转的一颗颗行

  星——也就是地球。嗅,我们生活在别人的地球上!哥哥笑我的幻想走得太远。我说,不管怎样,我自己的地球还住不够呢,哪有心思上别人的地球?我们的地球多美!有蓝天,白云,绿的树,青的山,淙淙的流水,吱吱喳喳的鸟鸣,这儿有吗?什么都没有!快四年了,我差不多把自己的地球忘光啦!

  下面的日记,却是继恩接着写的:

  十二月四日——我想自己写这篇日记。为的是记录下我的思想——也许只是一些不成熟的想法。我们已经完全可以测定"东方号"在星际云中的运动状况了。它的

  确处在一个湍流中,但要它形成一颗行星,那还得在至少三千万年以后,我们不必操这份心。我的念头是这样产生的。有如我们现在所处的星际云。在空间中是非常多的。

  地球上的天体物理学家们老早就在讨论下落不明的质量了。这意思是说,根据星际动力学公式,太阳附近还有一些物质末被发现,这部分物质一定处在毫不发出辐射的状态下。黑洞是一种,但是黑洞不会太多的——要很大的恒星才会在演化的后期形成黑洞,而很大的恒星并不太多、恐怕大部分下落不明的质量是处于黑暗的星云状态,它们到处都是。比我们想象的多得多,又比我们想象的稠密得多——这样,它们就挡住了很大一部分天体对来的辐射。我们太阳系附近也一定有不少这种星际云, 我们正钻在它肚皮里的这一片正是这一类型的。那末,它会不会挡住一颗恒星的光呢,一颗很近的恒星的光?照地球上天文学家的测量,最近的恒星是半人马座比邻星, 离我们是4。2光年①。焉知道没有更近得多的恒星,只是因为它被星际云挡住,我们才看不见?我猜想,只要我们冲出这片暗星云,一定会看见一颗很近的、光耀夺目的恒星,就在眼前,我们就得救了。不过,也有一件使我担心的事:由于该死的星际云的粘滞,我们的"东方号"正在减速, 它已经只有每秒钟三万四千二百公里的速度了。如果星际云很大,我们就会失去很多速度,甚至完全失去速度……

  ①光年就是光一年间走的距离。一光年约等于十万亿公里。

  "那怎么办?"看着写到这里,继来急忙问。

  "那我们就永远冲不出这片星际云。"

  "以后又怎样呢?"

  "以后,星际云把我们裹在当中,或者变成它的一个行星,或者被高温熔化了,成为构成恒星的原子……"

  "多可怕的结局!"继来惊叹道。

  亚兵宽慰地说;"这片星际云不致那么大——我们在进入它以前一天半测量过。如果它大致是球形的话,我们有一年多时间就能冲过去。"

  "它密度那么大,不可能不是球形的。"继恩指出。

  "一年还多!"继来皱起眉毛说。"这种生活我烦死了。"

  "把心思都放在学习上。"继恩庄重地说。"列宁在监狱里还读了很多书呢!我们这儿,沙皇的牢狱怎么能比!"

  (本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