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向人马座》06、严峻的道路

 

  这一切变化得那么突然,好象在梦中一样。

  他们竟然飘浮在空中!

  小花豹徒然地在半空里挣扎,极力要靠近它的女主人,但是尽管它费了很大的劲儿,却办不到。看到它的笨拙的样子,继来忍不住想笑——可是她这笑的力气都没有。那可怕地把她羁绊在地毯上的力虽然解脱了,她现在一点分量也没有地浮在空中,好象一个轻轻飘飘的气球,又象一团稀薄得完全透明的棉絮。她就这么悬浮在宇宙飞船的驾驶舱中间。但是她感到一种极度的疲倦,似乎抬一抬手、动一动脚都不愿意。不,她就愿意总是那么躺着,四肢伸开,轻轻地呼吸,保持那种半睡半醒的状态。

  有人触了触地的手。这是亚兵,正在可笑地靠拢过来。他象游泳一样,用手使劲儿拨拉着空气,慢慢靠近。他左手拿着一块压缩饼干,右手拿着一瓶水果汁,交到继来手里。继来点点头,但她抓住饼干和果汁瓶的时候,却象是抓住两个影子,仿佛手里什么都没有。不,饼干是确实存在的,咖啡色,有些弹性。她拿到嘴边,咬了一口,很可口。但是突然间,饼干飞走了。是她自己的呼吸把饼干吹开去了。

  现在她要喝果汁。这下子可得当心了。她紧紧抓住瓶脖了,生怕它又飞了。瓶是一个半透明的软塑料瓶、她打开盖子,凑到嘴边,还来不及把瓶里的液体倒进嘴里,她就觉得仿佛有无数条小虫子在爬——原来果汁纷纷从瓶口往外窜。继来的脸上、鼻子、脖于里、手匕都沾满果汁,有一部分果汁还溅到半空中,形成一个个圆球。

  亚兵忍不住咯咯笑起来。

  "继来,你没看过描写星际航行的小说或电影吗?"看来亚兵已经恢复了元气,他的声音又是高昂有力的了。"在失重的情况下,什么都会浮在空中,水也不会流动,要不是聚成一个悬浮的圆球,就是附着在你身上……"

  "为什么会失重?"继来迷茫地问。她使劲儿用手背揩着一脸的果汁。

  "宇宙飞船的加速阶段结束了,以匀速运动在空间飞奔。因为没有地球引力了,所以这儿成了一个没有重力的世界。"

  "哦。"继来仿佛也记起她看过的有关星际航行的新片中有突似的情形。她也想起,宇航员喝水都是用手挤着瓶子,直接把水挤到嘴里去的,难怪装果汁的瓶子要用软塑料制造了。

  有一个很大的果汁球飘到她面前。她屏息敛气地观察着,忽然说:

  "这个水球可分成许多层呢!你看,当中是空的,然后包一层水,又是一层空的,又包一层水,哦,怎么一回事儿?"

  亚兵也凑近前来观看。他努力回想着在什么书上描写过这种现象。

  "奇怪,"他终于说。"在没有重力的世界里,水自身的引力会把它团聚成一个圆球,那么,应该是圆球越接近内心,物质越密集,怎么反倒是当中空的呢?"

  他又仔细观察。但是小花豹接近了这个水球,用爪子一下子把它拍得粉碎。小花豹终于接近了女主人,高兴得呜呜咽咽地叫起来。

  "继恩!"亚兵叫道。"你能够解释这现象吗?"

  自从——获得自由,继恩立刻扑到一长列仪表桌上,审慎地观察着这些仪表读数的变化。那天下午,他和霍工程师检查了这些仪表,但是工作没有做完。现在他重新一个个察看着那些按钮、指针、符号和数目字。他顾不上吃饭,他需要证实一下他脑子里所想到过的一个严峻的现实。

  电视电话的屏幕已经打开,出现的是一些斑点和线条,大大小小,变幻不定,伴随着僻哩啪啦的噪音,这大概是来自宇宙空间的电磁波——宇宙线之类什么吧。但是,没有一个图象看出有什么意义。看来,跟地球的联系是中断了。

  亚兵又象游泳一样,努力划着空气靠近继恩身边,递给他一简软管巧克力和一瓶果汁。他推开了。亚兵见他一脸专注的神气,不由得说:

  "吃了再慢慢琢磨吧。反正'东方号'行驶得极好。你看,起动,停机,都是自动的,你有什么可以不放心的?"

  继恩抬起头,用很象邵子安的那双锋利的眼睛看着亚兵,问道:

  "为什么'东方号'恰恰这会儿停止加速呢?"

  亚兵挥了挥手。"电子自动设备控制着呗!我们已经到达了预定的速度,发动机就自动停止了。"

  继恩忧郁地摇了摇头。

  亚兵惊异得睁大了眼睛。

  "那么,你以为怎样?'东方号'发动机出了故障?"

  "不是。"继恩叹了口气。"亚兵,从地球到火星,我们'东方号'计划是每秒一百二十公里的速度,这样,只稍加速三十三分钟就行……"

  "那为什么我们加速了一百八十五小时了?"继来问道。

  "这正是令我最担心的。"

  "那有什么!"亚兵乐天地笑了笑。"开得快些,不是早点到达火星吗?"

  "唉,亚兵!"继恩又叹了口气。"你把我们学过的力学知识回忆一下。连续加速一百八十五小时,我们宇宙飞船的速度就不是每秒一百二十公里,而是每秒四万公里了。这样,即使我们擦着火星边边儿飞过,我们也不可能降落到它上面去的。"

  "我们还可以让它减速。"亚兵争辩道。

  "问题是……办得到办不到?"继恩慢吞吞地说。"'东方号'已经突然停止加速了,又是什么缘故?"

  "吃吧,继恩!"亚兵又把食物递到继恩面前。"你爸爸设计的宇宙船,不会出事故的。"

  这回继恩没有拒绝。他挤着软管里的巧克力,又挤着果汁瓶喝了一口。

  "我不担心出事故,而是担心没准备好。要知道,我们提前出发了差不多一个星期;可能,自动仪表并没有完全凋整好——哦,我们是三个意外的乘客呐!"

  "说什么我们也能把这一船给养和器材送到火星去。"亚兵不在乎地说。"那边火星工作站的人正等着哩。"

  继恩不回答。他一口气吃完东西,把空瓶子一扔,就又扑到仪表桌上。

  "是什么原因使发动机突然停止加速呢?他深深思索着。"既然已经连续加速了一百八十五个小时,可见发动机决不是由电子自动机器控制着的。那末,只有在出现什么情况下,它才会停止加速呢?"

  这是一个严密的逻辑推理过程。"发动机发生故障?不会的。如果是这样。一定会在仪表上显示出来,至少总有一盏红灯亮了,然而现在没有,可见发动机是正常的,正常的关闭。唯一可能的是……"

  一个突如其来的思想,好象当头一击,使得继恩头脑里"嗡"的响起来。

  猜测是不行的,需要证实。继恩又沿着仪表桌,从头到尾仔细察看着。他这次注意到一个斜躺着的荧光屏。上面有一排按钮。他犹疑了一会儿,揿了第一个按钮。

  荧光屏上出现了一幅太阳系的图象。继恩毫不困难地认出围绕着太阳转动的行星中的一颗——地球。

  他揿了第二个按钮;地球上伸出一条细线,一条抛物线,斜斜地掠过了火星,穿过土星和木星的轨道,一直伸向天王星和海王星……

  "唉呀!"继恩象被蝎子螫了一下那样低低地惊叫起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亚兵和继来已经靠近他背后。继来手里抱着小花豹,这只小狗竭力要扑上荧光屏。

  继恩坚决地把第三个数钮往下按。

  图象陡然消失了,出现了几行清清楚楚的数字。

  加速度:O

  瞬时速度:39978公里/秒

  里程:133亿公里

  "我们已经飞出了太阳系!"亚兵忽然惊呼起来。"怎么办?快掉头,快掉头呀!要不,我们就要飞到别的恒星上去了!"

  继恩一言不发,坚决地撤下第四个按钮,只有一行大字赫然出现:

  燃料贮量:○

  继恩猛烈地挥挥手,整个身体向反方向窜了出去,重重地摔在沙发上。

  "哥哥!"继来尖声喊道。继恩听来,这喊声是这么遥远。亚兵向他飘过来,扶着他的肩膊。用一种非常奇怪的目光瞧着他。

  什么都明白了,一切猜疑都证实了。发动机的加速没有受到限制,在一百八十五个小时内,把速度加快到每秒四万公里,直到燃料全部用光,加速才停止。"东方号"此后就靠惯性,在宇宙空间滑行……

  如果在地球上,摩擦作用早晚会使它减速,直至完全失去速度,可是在空旷的宇宙空间,宇宙船除非撞上什么天体,否则是不会停止前进的。没有燃料,"东方号"就完全失却控制,它成了宇宙空间中的一个天体,就象那些永远流浪的石块一样——只有它在遇上地球的时候,才停止它的行程,而变成一颗颗灼热发亮的流星。

  这个道理,亚兵甚至继来都是知道得十分清楚的。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继恩不情愿地把脸别了过去。他不忍心看见妹妹的绝望的悲痛的神色。现在已经不是到达得了到达不了火星的问题,而是他们正在离开太阳系,他们很可能终生离开地球,离开故乡,永远地在寂寞的宇宙空间中流浪,直至一切贮藏的食物都消耗完毕……

  有什么办法能把他们从这悲惨的境遇下挽救出未呢?

  哪怕还剩下一点点燃料也好!在宇宙空间,掉个头,可能用不着太多的燃料。然而——

  燃料贮量:0

  这几个赫然的大字是无情的宣判。含意是十分清楚的。

  继恩的头脑是这么纷乱。他没有注意到,亚兵关闭了荧光屏,又把全景电视打开了。

  又是灿烂的星空。地球已经离得很远、很远了。它看去只是一颗十分黯淡的星,不大容易把它跟别的亮星区分开来。就是太阳,也只是一颗比别的星星稍大、稍亮的星球,再也不是天空的光耀夺目的主宰了。宇宙飞船已经飞出了太阳系,它说不定要在寂寞的宇宙空间里飞越多少年,也遇不上一颗星星。可不是吗?"东方号"前面,是银河最灿烂的一段。现在即使不用望远镜,也可以看出银河并不是一条连续的光带子,而是由极其密集的星星组成的。银河的形象就象流淌在天上的一条河流,不过在宇宙飞船的正前方,在人马座的方向,这条河流却分岔了。亚兵是晓得的,并不是银河真会分岔,而只不过是,有一团暗黑的尘埃和气体物质,挡住了一部分银河的亮光。这团物质,就叫暗星云。

  突然间,宇宙飞船震撼了一下,仿佛有什么东西狠狠地撞在它上面。

  "发生了什么事?"继来急忙问道。

  又有一个东西撞击在宇宙飞船外壳。这是一块茶壶那么大的石头。接着,又是一块。宇宙飞船摇晃着。继来揪住哥哥的袖子,问:

  "会把咱们的飞船撞穿吗?"

  继恩摇摇头。他的心思还没有从乱糟糟的迷宫中摔脱出来。现在撞击越来越频繁了,还时时看得见碰撞时击出的火星。更多的流星体从宇宙飞船边上掠过。

  "继恩,"亚兵说。"看样子,我们遇到流星群了。"

  "流星群是什么?"继来问。

  "宇宙空间的一些小石头,成群结队的,绕太阳转。有时落到地球上来,和大气层摩擦生热,发出亮光,就是流星。"

  "它们飞得很快吗?"继来又问道。

  "每秒也有三、四十公里。不过我们这宇亩飞船是十分结实的,建造它的时候就考虑到流星群的袭击了……但是我们不再看这些讨厌的石头块吧,好吗?"不等继恩和继来表示意见,亚兵就说。"3O25,关!"

  星空隐去了,他们又回到驾驶舱的现实环境。

  继恩好家从睡梦中醒过来一样,轮流注视着亚兵和继来。他的一双锋利的眼睛奇异地闪着光。他慢吞吞地说:

  "我们得安排一下自己的生活了。我们离开地球一天比一天远,而且现在还看不出来,我们有什么办法能回到地球上去……"

  "爸爸、地球上的同志不会不管我们的。"继来咬着牙说。"他们也许已经着手营救我们了。"

  继恩一点也不怀疑,地球上的同志会想法子。但是,对于这艘以每秒四万公里高速越离越远的宇宙船,连通讯联系都中断了,地球上还有什么办法可以进行救助呢?再说,最迫切需要救助的还不是他们,而是正在火星上等着话给养和器材去的同志们。他知道,有一般"团结号",快要装好了,可以完成"东方号"所没有完成的任务。至于找寻失去的"东方号"和它的三个乘客,他实在想不出来,目前地球上的同志们有什么办法可想。

  但是继恩不能直截了当地说这些话。这是一个非常环境下的非常时刻,任何有报信心的话都不能说。他们三人,现在面临的是一条非常严峻的生活道路——人类有史以来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现实:突如其来地被抛到远离祖国和亲人之外的陌生世界——而且是从来没有人类足迹涉猎过的世界,这条路啊,该怎样走下去?

  "我们不可能很快就回到地球上。"继恩缓慢地说,特别着重在"很快地"这几个字上。"但是我们要在宇宙空间里照样成长。我们三个都是共青团员——哪怕到了宇宙的任何角落,我们都要努力奋斗。亚兵,我们俩本来是宇航预备学校的,只等于提早毕业,提前参加工作。但是宇宙空间中还有很多事物,我们是不认识的。要学习。继来呢?初中毕业了,就准备在'东方号'上念高中吧。无论如何,我们不能消极等待,任凭命运摆布。要把坏事变成好事。要知道,人类历史上还从来没有人象我们深入宇宙空间那么远过。我们能不能利用这个机会,在这次意外的航行中获得新的知识,发现新的事物?"

  这番话使亚兵和继来心头感到热呼呼的。

  "我们成立个临时团支部吧。"继恩提议道。

  "好!"亚兵和继来同时说。亚兵又附加了一句:"选你当书记。"

  "我赞成。"继来点着头说。

  "现在我们从研究这艘宇宙飞船开始吧!"继恩窜起在半空。"我们研究它所有设备的性能,看看它带了些什么器材————准备带到火星上去的。有些也许我们用得着——我们现在是'东方号'的主人了。"

  (本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