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公园——香港杂忆之二》钟树梁


  九龙公园——香港杂忆之二
  钟树梁
  
  九龙公园在香港九龙弥敦道的南头,美丽华大酒店和东英大厦的对面,面积较大。听说从前是兵房,后改为九龙公园,这是一个不卖门票任人游息的公园(如香港海洋公园就要卖门票)。园内有浅浅的山坡,清清的喷泉,森森的林木,绿幽幽的草坪,红艳艳的鲜花。它不以楼台亭阁的建筑取胜,而以接近自然还多少有一点野趣见长。我们入得门来便有一种开阔疏浚之感。园内道路平坦坚实,路旁和浅坡上、林荫中设有许多长椅,老翁老妪相对坐谈者不少,中青年人却在球场里活动的多。我们住地离公园很近,夜里我也去过,深感在闹市中有这样一片清静之地倒也不错。九龙街市上的霓虹彩灯五光十色,令人目炫,惟有九龙公园里才可以看见疏林月影和几盏路灯的淡淡光辉。公园里只有鸟语花香,绝没有高音喇叭的扰人,也很难闻到脂粉气(大街上也没有高音喇叭)。园内的香港博物馆收藏也丰富。
  一天上午,我游了玫瑰园、百鸟苑,观赏了草坪钟。这草坪钟,是一处方形草坪作成钟面,钟的机械埋在地下,草坪上有十二时辰的标志和时、分针,很是别致。
  “百乌苑”是一个大鸟笼,铁丝大网,把树木、石山、花卉和乌雀一概包罗。苑里有亚波那鹦鹉皇和维多利亚冠鸠,名称很特别,其形态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它们似乎正在搔首弄姿呢。喷泉那面是龟鱼同池。鱼游得很灵动,而龟也并不呆滞。游人更喜欢龟,投以食饵,喜其浑厚。龟的种类很多,八卦、五花,闪闪发亮。
  那边花台上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似通非通的文句:“此处花木系供各界人士览赏之用,请勿触摸。凡损伤此处所栽之花木者,乃属犯法,有被判罚款五百元之虞。”看的人都笑着说,这是“重罚之下无犯法”。果然,园里的花未见有攀拆之痕,地面也绝无痰唾之迹。人们都能自觉地遵守。看来也并不一定是伯罚款,而是养成了习惯。
  走廊上有郑板桥和鲁迅诗的木刻,还有一副对联:“颇得湖山趣;不知城市喧”。这确是事实。
  信步游到公园西面,这儿可以望见维多利亚港,只见海天空阔,汽笛声声,轮舶往来不断。我在树阴浓处小立,有阵阵凉风扑面,虽在盛暑中也不觉得热。正在悠然意远之时,忽然看见公园对面的一幅图景,使人甚为惊奇。大路对面还是骄连的高楼大厦,但在两处高楼之间,竟然夹着一幢很破滥而矮小的楼房。屋顶一角,一个中年妇女,一手撑伞遮蔽烈日,一手抛炭入炉,煤烟滚滚,欲避不得。屋顶又一处,一个老太婆颤巍巍地头顶骄阳,手按搓板,似跪非跪地正在搓洗一大盆衣裳。目睹此。清此景,什么帆影波光,柳堤花坞,我也无心观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