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吃和“食街”——香港杂忆之三》钟树梁


  香港的吃和“食街”——香港杂忆之三
  钟树梁
  
  香港这个自由海港,世界各个区域的商品都向它流进,所以有“购物在香港”这个说法。另外还有“吃在香港”这句话,也为旅游者所感兴趣。
  事实也是这样。在香港吃的级差很大。有港币十元上下一份的快餐,包括三明治、牛油面包、煎鸡蛋、通心粉、咖啡、红茶等东西,一份可以选三样;也有像盖浇饭一类的东西,价钱差不多。较贵的有一吃数十元的早茶、早点,花色繁多,任人选取。再贵的如几个人一桌的便餐,那就非港币几百元不行。更贵的是千元以上的宴席,几千一桌寻常事,“一食万钱”也不算稀罕。在香港菜的种类很繁,几乎世界上有名的菜肴在香港都可能有。中国菜则以粤菜、潮州菜占优势,四川菜、京苏莱也很吃香。在香港吃的地方又很多。大酒店、大餐厅高耸,富丽堂皇,它们的服务员都各有特制服装,或为中国古代的宫装,或为西服,或为奇异服饰,争妍斗丽。这些地方一般人是不会轻易去的。更多的是十步之内就可见到的各样食品店,可丰可约。还有只在小巷内才看得见、吃得着的食品小摊,面、粥、饭、菜、酒都有。也还有只指站着吃的某些小吃,如卤肥肠、烧饼、煮包谷等。看起来香港的吃,价钱意低的顾客意众,那些豪华奢靡、酒绿灯红的所在,毕竟只有富翁、富温和阔少们才能经常前往。
  香港还有一条不可不去的“食街”别有风味。“食街”顺铜锣湾地区,距维多利亚公园不远。“食街”周围,饮食店星罗棋布,“食街”更如一条彩虹横卧闹市之中。这条街有一百多米长,街不太宽,十米左右。街的两端是写有“食街”两字的墙壁,街心是长长的绿化带,有喷泉、石山、盆花、鱼池,像一个小小公园。两边是人行道。栉次鳞比,家家都是卖吃的,没有别的商店。它们的招牌各色各样,食品也没有两家相同的。地方幽雅,名字倒也好听,如凤凰粥而、畔溪小食、青叶楼(专营台湾菜)、铁板烧、真珍楼、好士登餐厅(西餐)等等。加以食品出得快,服务态度好,营业时间长,吃多吃少听便,所以生意非常兴隆。
  顾客之来也不仅是为了酒肉充肠,还更为了情趣上的一种享受。往往案头美味伴和着门外花香;室里明灯也不掩窗间皓月,确实别有情致。
  吃在香港,有一个根本的特点,那就是蔬菜、肉类、调料绝大部分都是从广州运去的。否则,“吃在香港”这句话就不能成立,“食街”也兴建不成。香港吃的水都是从广别输送去的。香港原本是广东省的一部分,香港同胞的饮食起居和大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和依存关系。
  应该说,“食街”是大陆和香港同胞培植的一朵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