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麓山和桔子洲头》李霁野


  岳麓山和桔子洲头
  李霁野
  
  长沙的岳麓山是我早在少年时代,就已经耳闻神往的地方。我的小学同班同学韦素园曾在长沙学习过,参加过学生运动。我们几个同学在故乡围炉夜话的时候,他像说故事一样,谈到学习和学运的情况,也不止一次谈到岳麓山的景物。因此,岳麓山在我听焉一直是一个很亲切的的地名。
  世事沧桑,他早已不幸逝世了。
  十几年前,一个在抗日战争时期结识的朋友在岳麓山定居,来信把岳麓山和桔子洲头的的景物,描绘成一幅多么令人神往的画图呵!
  毛泽东主席的词《长沙》,更引起我对于富有诗情画意的岳麓山和桔子洲头的向往。
  一九六三年五月,我初访长沙,会晤旧友,畅谈往事,也到岳麓山一游。我只在爱晚亭旁徘徊一会,远远看望桔子洲头和湘江,没有向岳麓山高处攀登,也没有到江边了望,因为天色已近黄昏,还在下着蒙蒙细雨,我没有欣赏到明媚的山光水色,但是仿佛看见了蒙着轻纱的西子,自是另外一种境界。我想,今天未尽丘壑美,留得青山他日来吧。
  时光真好像"白驹过隙",十五六年匆匆过去了。中华民族经历了许多可悲的灾难,度过了许多艰苦的岁月!但是暴风雨过后,中华民族息息相关的革命胜地。这篇短文只略记我游岳麓山和桔子洲头时思想感情的点滴。
  我们游岳麓山,首先到爱晚亭。因为亭的周围枫树很多,一到秋季,"层林尽染",风景如绘,所以亭名原显秋叶。清代诗人袁子才以为此地风光,很像杜牧在一首诗中所写的境界:
  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就把亭名改为爱晚了。现在"爱晚亭"三个字是毛泽东主席题写的。在绕亭缓步的时候,忽然听到远远有布谷的鸣声。这鸣声引起多么丰富的诗的联想!布谷总爱在树林深处深处鸣叫,是很不容易看见的鸟,多年中我只见到过一次,还说不准是否真是它。它远不如黄鹂容易识别,这种可爱的歌鸟,我却是多次听过见过。虽然我很爱读英国哈 德生写鸟的文章,关于鸟的知识却很少,只知道布谷不自己孵雏,形体酷似杜鹃,很容易混淆。我在四川听到过一种鸟鸣,友人告诉我那是杜鹃,但我没有看见过。虽然两种鸟的鸣声很不相同,我也往往对它们分不开彼此。在我写的一首绝句初稿中,我就给它们张冠李戴了。
  岳麓山并不很高,虽然友人好意劝阻,我也缓步上了山顶。因为有轻雾,远望看不清长沙全市。这里有一口白鹤泉,据说原有一双白鹤,在井旁一株银杏树上栖宿。以后白鹤杳无踪影,银杏树也被电火焚枯。人们因为怀念白鹤,在井亭的天花板上绘画了两只,亭亭玉立,栩栩如生。据说饮了泉水,不能永生,也可长寿。至少用泉水浇银杏树,多年前树就发出新枝了。至于白鹤,传说仙人骑着各天了。
  这白鹤仙游的传说,自然引人想起崔颢吟咏的黄鹤楼的诗: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
  从黄鹤楼,我又自然联想到李白的《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
  情感真挚,诗艺精湛,如闻其声,如见其人。友谊诗情,相得益彰。
  我们依依不舍地离开岳麓山,去游览桔子洲头。一进门,满园桔花清香扑鼻,仿佛向我们表示亲切的欢迎。湘江岸上已经建立一亭,可以在那里瞭望江景,我远远看到一叶孤帆向天际缓驶,上引的诗句便形象地呈现到我的心头。
  离亭不远,已砌起一壁,上面用金字摹写毛主席的《沁园春·长沙》。在词中所写的环境中,吟咏这首杰作,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不过,这滋味当然不同于旧词人所歌咏的那种情调。这里所描写的大自然及自然界中的事物都富有青春朝气,便读者精神焕发,心胸开阔:有生命的生气勃勃,自由自在地活动着--"鹰击长空,鱼翔浅底";无生命的也以动态呈现在读者眼前--"百舸争流……浪遏飞舟"。在这样环境中,一群新时代的青年,既能"激扬文字",又敢"粪土当年万户侯",像一群海燕,在风起云涌的高空飞翔,像一列巨鲸,在白浪滔天的湘灌突进。这是一幅象征新时代的多么壮美的画图!这使人不欢呼:"数风人物,还看今朝!"
  这首词富民族风格,题写在这里是十分适宜的。这使我想到,中国的庭园艺术丰富多彩,有特殊的民族风味。桔子洲头正在建造,应当吸取别处庭园的优点,结合地方的特色,把它建成有民族色彩的清幽美丽的公园。诗壁如用大理石镶边,上覆飞檐绿蓝琉璃瓦的顶,似乎比现在的形式好。
  反复吟咏,有些诗句似乎有了新的意义。"粪土当年万户侯"使我想到当年军阀内战的悲惨历史,联想到北伐战争。这次北伐,不是因为国共合作,才取得初步成功吗?顺着中国革命史,不能不联想抗日战争。不是因为国共合作,民族统一,才取得抗日的最后胜利吗?大敌当前,一个民族合则安,分则危,不是我们应当记取的严酷的历史教训吗?忘记这些教训,违反历史的规律办事,到头来是要万年遗臭,身败名裂的!
  在长沙停留了五天,终于不得不同旧友话别了,彼此很觉依依,只好相约再会以自慰。几日的感受,诗的联想,促使我走笔急就了两首诗。《赠别友人》虽然是借用了几个诗人的辞句和意境,抒写的却是真情实景。《感时》或者也可以稍稍表达全国人民的心声吧。
  赠别友人
  孤帆望尽故人心,湘水悠悠远客情。难得他乡逢知已。杜鹃且住一声声。
  感时
  几番危局曾同舟,恩怨何消计不休!记取脊令诗大义,和平统一值追求。
  作者简介:李霁野,现代著名作家,文学翻译家,教授。生于1904年。安徽省霍丘县叶集人。1924年认识了鲁迅先生,次年加入未名社。1925年至1927年在燕京大学读书。1929年以后在北京、天津、四川等地大学任教。1946年去台湾,曾任台湾省编译包编篡和台湾大学教授。新中国建立后,任天津南开大学外语系教授、系主任。195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兼任过天津市文化局局长,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天津市文联、作协副主席,被选为第二至第五届政协全国委员会委员。二十年开始写诗和散文,主要著作有:小说集《影》,散文集《给少男少女》,诗集《海河集》,杂文集《鲁迅精神》,游记《意大利访问记》,回忆录《回忆鲁迅先生》、《鲁迅先生与未名社》,与人合写的文艺论著《朝着毛泽东、鲁迅指示的方向前进》。主要译著有:长篇小说《被侮辱与被损害的》、《简爱》、《在斯大林格勒战壕中》、《难忘的一九一九》、《斯大林格勒》、《虎皮武士》,还译有散文集《四季随笔》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