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景物记》张孟良


  雪山景物记
  张孟良
  
  雪山与冰湖
  初夏时分,骑上骏马上雪山,是最理想不过的。这时,盛夏将到,高山积雪已经融化,给雪被遮了半年多的山坡上,又现出了飘带似的羊肠小道。蔚蓝的天空因为很少受到沙尘的渲染,澄清得象一片碧绿的湖水。举目远望,洁白的博格达主峰,给人们以雄伟美丽、仪态万方的感觉。风吹来,山上白雪漫舞,好象是蓝天飞过一片片乳白的轻纱似的流云,又象是春季清晨笼罩大地的雾纱……
  这里固然有绝崖、陡壁、喷泉、草地,但更为离奇的却是那波光粼粼的冰湖。那湖水碧蓝见底,湖面映浮着远山的倒影。在霞光尽染的傍晚,你在湖边草地支起帐篷,升起篝火,看明澈的冰湖面的繁星,和那被篝火染得一片通红的雪山,简直忘掉盛夏的酷暑,如置身神话世界了。
  天然公园
  不同的地理环境和不同的季节变化,给雪山带来不同的面貌。夏季的雪山是由冰河、冰蘑菇、雪桥、冰晶宫等联合组成的天然公园。冰河水声潺潺,清澈而明净,不时翻滚着银色的浪花,急急地向山沟流去,宛如银色的白缎。在行进中,也许你会被滚滚的冰河所阴,使你进退两难。然而,就在这冰河上却会出现巧夺天工的雪桥,使你如绝处逢生般的到达彼岸。冰蘑菇,头黑身短,一个个好象戴着草帽的巨人,在雪面上蹲着。行走在如琉璃似水晶的冰雪的世界里,你除见到冰河、雪桥、冰蘑菇以外,还有那圆圆的冰杯,杯里满盛着清清的雪水,在雪面上整齐地排着队伍;冰花,象怒放的鲜花似的,由于阳光的照耀,向你闪烁着五彩缤纷的奇光。那鲜花有的象仙人掌,满身披着尖刺,尖刺上又满戴着象珍珠样的圆粒,看起来是那样可爱。但是只要你一脚踩下去那银光闪闪的冰花就象落 地的玻璃一磁碎裂开来,又恢复了冰雪的形态。当你在明镜似的冰湖边观赏时,你会看到奇光闪耀的冰晶宫。有的冰晶宫长达八米,宽约十三米,高达二十五米以上。冰晶宫的上部和四壁一片蔚蓝色,不时闪着碧蓝的彩光。当你进入其中,顿觉寒气逼人。地上铺着玻璃状的冰层,光滑而明亮,好象哪个高明的工匠铺上的大理石地板似的。冰晶宫的前檐,倒挂着密密的冰柱,长达十多米,呈天蓝色,远看宛若森林,近看又象一根竹笋。想来,这就是冰晶宫的门帘了。
  雪山日出
  雪山日出,比平地来得迟。当红日从万山丛中冉冉升起,万道霞光染红天空的时候,那银白色的雪山,好象少女点上胭脂的面颊,显得格外娇艳。当红日的万道金光射到冰峰上的时候,又象给银光闪闪的冰峰戴上了镀有黄金的桂冠。在夜雪晨晴、云协和弥漫的时候,雪峰高出浮云之上,你仿佛踏上浮云,向云海飘然而去,去追赶那初升的旭日。当红日高照,云海渐消时,你又会感到象巨龙奔腾,遨游山谷。就在这时光,你也许会听到一声巨响,这声响如山崩地裂,远达几十里地;随后,只见雪山上乱石崩云,雪花舞飞。那一堆堆崩起的雪柱,犹如海上龙卷风卷起的水柱,在雪山上开放着朵朵冲天银花。这就是雪山日出时罕见的雪崩。
  雪山上的生命
  雪山上有生命吗?
  有。清晨,你可听到咕咕的雪鸡叫声,那声音忽而由远而近,忽而由近而远,在山头上叫个不休。雪鸡是十分珍贵的飞禽,有家鸡那样大小,羽毛似芦花,嘴似鹰嘴,翅膀已退化,寻食于拔海三千米左右的高山,是一种耐寒的禽类。雪鸡肉嫩而鲜美,据说可治风湿性关节炎。有高山生活经验的人,常常利用夏季雪鸡繁殖的季节,到山坡上寻找拳头大小的雪鸡蛋。同时,歇憩在花草丛或岩石旁的云雀和各种羽毛美丽的小鸟,开始唱起了轻快的晨曲。然而,在晚霞轻抹冰峰的时刻,在不远的山头上,你又可见三五成群的野山关的格斗和竞驰。有时它们会在山岩上久久站立不动,好象是在欣赏雪山日落风光。在冰湖畔,你可看到水面游荡的野鸭。雪后清晨,你还可在雪地上见到鼠类、狼和狗熊的足印。显然,它们经过一个通宵的寻食、狂欢,已经睡觉去了。
  高山上的植物,真是无奇不有。当动人的春天一来到冰峰雪岭之间,高山植物就迅速的繁殖着,争取在两个多月的无霜期里,迅速的发芽、开花、结籽。为了避免暴风雪的袭击,它们生长在河谷里,朝阳的山坡,或背风低洼的峡谷。在这里,植物的叶均角质,生绒毛,幼芽及新叶多肉质,身干粗短,枝叶厚实;它们的花朵开得玲珑小巧,大如铜钱,小如桂花,常常是成片成群,密扎扎地挨在一起,构成一条条、一圈圈的天然花束,那五彩缤纷的百花相互交错,在一片片青青的草地上,好象用彩线绣成的锦段。在这些花草中,有山地毛茛、玄参、小叶全老梅、小葫芦苗等,名称繁多,有些花草也说不上叫什么名字,在高山上自开自谢。
  天山上的花草,虽然没有人工培植的那样艳丽,但它们却各具独特奇妙的风姿。它们任凭风雪吹打,有着坚韧顽强的生命力。
  然而,在这些百花中,最引起人们兴趣的还要算雪莲花。雪莲花状如荷花,花瓣雪白透明,如洁白的彩绸;花芯有紫色和柴红色的绒球。花叶尖而长,呈天蓝色,微风过外,摇曳生姿,乍一看你分不出是雪莲还是荷花。更奇妙的是铺展在雪莲周围的绿茵茵的牧草,风吹来,犹如一池碧波,将一阵阵清新的芳香,向你鼻孔直扑。雪莲花生长在三千米左右的群山峻岭,能在摄氏零下二十度的严寒里盛开,是一种极极寒的花中之王。
  朋友,雪山是如此广大,雪山景物真是无奇不有,我的见闻怕很难满足你的要求吧!但愿你能身临其境的也去那奇妙的地方一游。
  作者简介:张孟良,当代作家。曾用笔名弓子艮。生于1927年。天津静海县义渡口村人。雇工出身,自幼讨饭,流浪,卖苦力。1948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5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长期在部队生活、学习、写作。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儿女风尘记》、《三辈儿》、《津郊武工队》;短篇小说《血泪古城洼》。他的作品多写部队生活和劳动人民的苦难与斗争,爱憎分明;传奇式的描绘,具有引人入胜的艺术魅力。
  摘自: 《新疆日报》1962年8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