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林国,谒林森墓》钟树梁


  游林国,谒林森墓
  钟树梁
  
  己已年(1989)仲夏,我第一次去重庆北面歌乐山前的林国游览。乘汽车穿过山洞,盘旋山路不久,远望郁郁葱葱,林深似海,林园国到了。汽车进入宽阔的园门,又循国中小路上升,几度曲折,到了一座双重楼房,一望便知是几十年前的建筑,古朴宏敞。现称为一号楼。我居住的是楼上一号房。房间较大,其前及其左侧都有长达十几米、宽两米多的走廊。楼栏外,林木青绿,山坡高下,围绕如屏。传栏平视,楼高不及树木之半,仰望谁见枝叶密布,层层次次,远不可测。许多树种,我尚不能称其名。一阵风吹来鸟声,听之在前,忽又在后,只觉婉转悦耳,也说不出是什么乌来。从尘凡中乍然来此,心这俱清,陶陶然得宁静之乐。
  这座楼称为一号楼,友人相告,当年蒋委员长曾经住此。下坡不远处为二号楼,是蒋夫人宋美龄女士住过的地方。又一处为三号楼,马歇尔当年曾经客居于此。听其解说,回思往事,顿觉当时的政治风云,还依稀在干眉睫。现在这三座楼都完好如初,由于时加保护,严施管理,都能与青峦《岭同保当年的姿容。
  我和渝城批杷山图书馆馆员曾健戎君在微雨中出游于林木山径之间。由他带路来到了林森先生的墓地。墓在山兴,石级四十二,分三重,宽数丈。拾级上登,达墓前广地。墓为圆形,平顶,前有祭台,周以墙垣。墙外皆树木,隐隐然秀岭佳城。墓前石碑,上书国民政府主席林先生的职位和姓名,并书“民国三十三年七月二十一日”等字。我们在这里闲谈一会。林森先生为国民党元老,有功当世,其道德文章,亦为人所敬仰。某笔记曾称林先生为“五木先生”,说他有五大夫松的高节。山中有老乡民告诉我,当时他还年少,来林园玩耍,偶见林森主席盘桓干泉边松下,至今印象犹存。
  去墓不远处,有石碣,上书“寸心”二字,是林森先生的法书。其字不多,其意不少,耐人体味。一番雨过,林木有如新沐,散发清香。山间还有几处小园,水池竹榭,可以游想。杂花丛生,自然娟好。我们坐下来谈山,也谈历史,山兴不歇。纵观天上白云,路旁碧草,我如有所寻,油然而生思弟之情。我的兄弟树楠,数十年前,曾在渝州读书,常来此处游访。他回到成都时,曾多次向我艳谈歌乐山和林园的幽邃清美,使我神往。数十年后的今天,我才来此一游,而吾弟远在台湾,未能长聚,亦令人惆怅。所幸彼此身体尚健,正为国家民族的兴盛昌隆尽一分微薄之力,也勉可告慰于云山。
  第二天下午,我们乘坐小车上歌乐山。在山麓见一石住,上有直书四大字“宽仁医院”,下题“林森”,字皆红色,厚重端凝。歌乐山不太高而林茂。不久行至山顶,则无宽路,惟有石梯。登上两百多梯处,见一座下宽上锐的天然石柱,上写“渝州一柱”。其下巨石参错,可以坐息。我们息坐甚久,近观林国,远望渝城,觉尘襟为之一浣。山顶有寺,正在修葺之中,未去。
  下得山来,回到林园,又看了林森先生当时居住的一幢房屋,现在保护得很好。房屋为黄色,与青山绿树相映益美。
  我归坐室内,大开门窗,风雨之声,松栝之影,聚于一楼。我将乘当晚之火车返成都。在此欲别来别之际,慨然拂纸试笔,写出了《谒林森先生墓》七言律诗一首,以敬先贤而赔来哲,并寄吾弟于阳明山。诗曰:
  甲申七月葬高岑,松柏千重志寸心。
  五木先生诚善士,一山歌乐有遗音。
  青峦净沐渝州雨,花树香留客子襟。
  岭上云横思我弟,当年曾访翠微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