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武汉龟蛇二山》黎少岑


  游武汉龟蛇二山
  黎少岑
  
  武汉的龟蛇二山都不很高,但很有名气。龟蛇二山原来都不叫这样的名字,只是很久以前,有人说那横亘武昌城的黄鹄山,蜿蜒如蛇;而相传为大禹治水"至于大别"的大别山,中部隆起,有头伸入江中,又恰似一个大龟。一龟一蛇,正好隔江相望,怎能令人感到惊奇呢?
  明朝一位皇帝,怕这地方"风水"太好,会出什么有本领和他争夺江山的人才,于是连忙下了一道命令,要把龟山斩首,蛇山断腰。因此,龟山凿开了铁门关,蛇山中部剷开了一个口子。
  尽管这龟蛇二山很美,早先信在这时的人民,却没有什么好日子过,于是到清代又出了件奇事。当时有些地方人士,认为这一切都怪在龟蛇二山长得很不够完整,譬如说,龟山就竟是个秃龟山尾修了个小的六角亭,取名"被乾亭",满以为这一补,人们的日子就会好起来。不用说,这当然是徒劳而已。
  今天,住在龟蛇附近的人,倒真有好日子过了;龟蛇二山也大为生色。
  现在再站在长江大桥上来看看龟蛇二山吧!横卧浩浩江上的长江大桥,和龟蛇二山连成一气了。由于大桥的出现,给龟蛇二山赋予了新的生命。龟蛇二山既成为大桥的一个组成部分,又增加它们的景色。
  汉阳古城的新生
  龟山在汉阳,一走过汉水公路桥--江汉桥便到了。沿龟山南麓前去,便是长江大桥,现在来往都很方便;但在没有建桥之前,这里却是很不方便的。那时候,这古老的汉阳,哪象一个城市,连电灯、电话、自来水都没有。尽管它和武昌、汉口都只一水之隔,人们说它在发展上,比它们落后了差不多一个世纪。
  自从解放以来,汉阳便完全变了个样子,高大的楼房,宽阔的马路,公园、剧场、电影院、电灯、电话、自来水等等,也全都有了。往来武汉三镇的公共汽车,也出现在汉阳了。从一九五八年起,还新辟了武汉从来没有的无轨电车。
  就拿正对龟山尾的古琴台的变化来说吧!早先从龟山尾到古琴台,要经过些荒丘野坟,崎岖小路,跨过马路,就是刚淘深理净的月湖,傍月湖走不了几步,便是汉阳工人文化宫的大门,古琴台完全以新的面貌出现。
  禹柏栽处望柏泉
  龟山上,原来被国民党破坏的痕迹都找不到了,还植了树,修了亭子、花棚,很像个样子了。从此,龟山二字才和公园二字联系起来了,连山下那个徒有空名的莲花湖,也收拾的干净,修了湖堤、水阁,成为公园。这个莲花湖公园正在汉阳桥头,一块废墟,变成了巨龙额下的一颗明珠。
  唐诗里不是有个名句"晴川历历汉阳树"么?在解放前,这汉阳的树是很少的;现在沿着山边林荫道,傍着山麓新植的松柏林,走上长江大桥,四季都是翠绿迎人。
  传说大禹治水,在龟山栽过一根柏树,宋代苏东坡来此,还说看到它。以后这话越说越神,说这棵柏树的根,一直伸到四十里外的柏泉册下,出现在柏泉井 里。这柏泉山,处在荒芜的东西湖的中间,那里早先是野草丛生的地方。现在围起了长堤;东西湖辟为国营农场,羊牛肥壮,粮菜并茂,又是千古未有的全新景象。
  黄鹤楼头
  龟山首部稍为偏在下游,一上大桥便可以望到了,它突出江面,形如小矶,上面原有晴川阁建筑,将来准备按宋代黄鹤楼的形式,在那里修一座多栋带 有回廊曲槛的亭阁。跨过长江大桥,便到了蛇山首部,那里就是古黄鹤楼遗迹。
  黄鹤楼在一千七百多年前的史书中便有了记载,但原楼是屡兴屡毁,要找看过黄鹤楼的人,得找百岁老人了。
  黄鹤楼打算按明清的式样重建,那是个三层建筑,楼各层都有飞檐,楼顶结构复杂美观。
  黄鹤矶头原有个圣像宝塔,状如北京北海公园的白塔。这个塔早先在城墙上,建大桥时拆卸编号封装,现已重新装砌于武昌桥头的高阜上,另有一番气势。
  整个蛇山都已辟为首义公园了。目前的园林布置集中在原抱冰堂一带。
  抱冰堂正对滋阳湖,湖上有石桥,夏天里荷花盛开,远望红绿交映,甚是好看。